今天是:
  • 1
  • 2
  • 3
  • 4

河南省汝州市有个“庆阳故城”
日期:2016-07-04 16:22:49   作者:刘文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河南省汝州市有个“庆阳故城”,引起我极大的兴趣,组团进行了实地考察。 \
    一,电脑误输引出个“庆阳故城”。
    庆城县政协委员、教育局干部张晋荣年纪很轻,热心于庆阳古城的研究。他向电脑中输“庆阳古城”四字准备搜寻有关资料时,屏幕闪出“庆阳故城”四字,后面文字说明这个“庆阳故城”不是甘肃省庆阳城,而是在河南汝州市境内。今年“五一节”假期,他与妻子驱车前往考察,因人生地不熟,未见其城,但带回了信息,确认有这个故城,还从网上下载由汝州市人民政府树立的、于1986年11月21日公布的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庆阳故城”的碑牌照片,并提供了当地流传一句“周赧王坐庆阳”的民谣;又据说该城建在一台地之上、四水环绕等信息。他讲这件事及让我观看下载的照片,立即引起我的极大的兴趣。我从未听过除甘肃省庆阳城外,中州大地上还有座庆阳城!所传的民谣同庆阳所传的民谣“周老(懒)王坐庆阳,龙脉斩断”竟然如此相同,地形也极为相似,真是非夷所思。我立即查阅(汉)司马迁《史记•周本纪》,上写:“周君、王赧卒,周民遂东亡。秦取九鼎宝器,而迁西周公于單狐(原字为“單”字下加“心”,读dan,字打不出,下以“單”字代)。后七岁,秦庄襄王灭东周。东西周皆入于秦,周既不祀。”文后注明,西周公为周君即周武公长子;东周公迁阳人聚。又据(唐)李泰《括地志》说:單狐聚、阳人聚都在今汝州市即古梁城境内。汝州境内这些古城都与周王朝有关,作为周祖文化研究爱好者必然不会轻意放过这些信息,决定亲赴汝州市一看究竟。我打电话邀请原庆阳地委副祕书长、政研室主任王钊林先生、陇东学院历史地理学院院长马啸教授参加考察,他们也极感兴趣,欣然接受邀请。参加考察的人员还有庆城县党校副校长杨万林、县教育局干部张晋荣、县文广局干部冯瑞祥及庆城县博物馆馆长贺兴辉、干部张志升、俄志义等,共9人组成考察团。县政协很支持,用我原县政协主席的名义与汝州市政协联系,于6月2月分乘两辆车直赴汝州市。汝州市政协的两位张姓副主席、石祕书长及办公室、文史委员会的同志给予了热情接待和大力配合,使这次考察取得丰硕成果,达到了预期的目地。
\
    二、考察与座谈。
    6月3日,我们进行了一整天的考察与座谈讨论。上午先考察“庆阳故城”。故城在今汝州市区西南大约9公里处,坐落在汝河南岸与芦沟河(原称梁河,庆阳城一段称为康河)之间的二级台阶上。地址为长方形,东西长2600米,南北宽1300米,总面积338万平方米。城垣现存东、南、西三面,尤以西南角楼废墟地势较高,北城垣已被汝河冲毁,东南处城墙墙基残存一层瓦片,马啸、张晋荣等人挖掘,多为粗布纹瓦。据陪同考察人员说,原在北、南靠城修有两段渠道,将汝河与芦沟河连通,成为水围城形制,现芦沟河与两条渠道均已干涸。在城区内设5个村子,村名前冠以姓氏,后一律为“古城村”命名,即樊古城村、杨古城村、王古城村、叶古城村、任古城村,同属于王寨乡政府管辖。在城中道路边树立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碑,碑后不远处建有一高大跨路的牌坊,上书繁体楷书“慶陽古城”四字,牌坊内外有许多民居和食品摊点。附近有几位老人转悠。我问他们:庆阳古城是谁建的?名称怎么来的?他们说,是周赧王为他自已建的,他起的名称。他们还说起“周赧王坐庆阳”民谣。陪同考察的樊古城村党支部书记王书平同志介绍说,四位老人分别叫王秋发,86岁;樊老末,80岁;杨太海,65岁;王次会,70岁。
\
    汝州政协同志说,周朝最后一位帝王即赧王驾崩后埋葬在本市境内,我们提出前去拜竭,他们欣然同意。赧王墓在蟒川乡寺上村,此地与宝丰、鲁山二县接界,有一鸡鸣三县之说。地形为小盆地,群山环绕,峰峦突起。前有蝸牛山、虎头山、蜈蚣山,三山对峙,后有青龙岭、马鞍山相连,左有鳮冠山相衬,右有荞麦山相映。蝸牛山、虎头山、蜈蚣山、鳮冠山、荞麦山,总称为五垜山。春来五山绿树叠翠,夏深碧水四面汇流;河水从鸡冠、荞麦山之间的石门向南挂瀑奔涌,蔚为壮观。内建有简陋的千年禅寺,寺座南向北。斜对面的蜈蚣山下,传为周赧山墓地,深入山底,外无墓塜。东北青龙岭上有一齐崖,如斧砍刀削般。相传:秦人为防止周王朝复起,此处将龙脉斩断,形跡宛然。
\
    下年召开座谈会。因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王铎主任临时有事,委托由文教卫体委员会苏光清主任主持。会议中期,王铎主任赶来参加。参加座谈的人员除我们9人外,有汝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市文广局、文物管理局等负责同志与王寨乡樊古城村的党支部书记王书平为首的四位年老村民,还有对汝州市历史有很深研究的地方专家,共二十八人。先由主持人苏主任致欢迎词并介绍了汝州市的社会与经济发展状况。接着我发言,讲明了这次考察的起因和要考察的内容,再简单地介绍了周先祖在甘肃庆阳活动的情况。下面发言开始,先由张志升老先生发言。因汝州市原为梁城或梁县之地,他代一位已去世、曾任教育局长、宣传部长名叫高山的老先生宣读写在笔记本上的、题名《梁古城寻古》的文章,对古梁县的历史沿革考证情况作了介绍。接着由原市纪委常委郭鴻志先生发言。他是听到这个座谈会后,连夜写了发言稿。他的发言很重要,有几个要点:一是梁城在战国时为周王畿之地,建有庆阳城,但庆阳城不是赧王建的而是由西周公建的。那时赧王已是末代帝王、亡国之君、且年纪已老,无力建城。秦灭周后,迁西周公于单狐聚,这是《史记》等史书上记载比较清楚的史实。单狐聚就是庆阳城。二是他对甘肃省庆阳城的历史沿革说得非常清楚与准确,连我们都感吃惊,说明他对庆阳城非常关注且有较深的研究。三是说甘肃省庆阳城是周先祖居住地,是周族发迹之所。他引用《史记•周本纪》之语:“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他读在这里,再不读了,说,其意你们知道。在座谈会后,我问他“民赖其庆”的意思,他说从这句话中可以说明“庆阳”的“庆”字就产生在周先祖生活的时代,地点就在你们那里。这同我的观点不谋而合。他又说先有你们那里庆阳城,后才有我们这里的庆阳城。关于他所说赧王力无修建“庆阳城”的观点,在座的市第一高中教师、语文教研组长李国现老师不同意,驳斥说赧王虽为周朝末代帝王,但在位59年,时间最长,完全有能力和时间修建“庆阳城”。
\
    我发问:既然汝州市为历史上梁城、梁县之地,并纵贯两千年,这在史书上记载是清楚的,而“庆阳城”在史书上并无记载,仅为口头民间传说而已,哪为什么向省上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时,不报梁城名子却报了“庆阳故城”?报批“庆阳故城”的依据是什么?在坐的市文化广电局纪检组长郭云洁女士答复说:报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时,梁城的历史沿革还不太清楚,就未报。当时报了两个城,其中之一是“庆阳故城”,两个城都批了,上级未要根据。为什么要报个“故城”而不报为“古城”?她解释说,是因为庆阳城已毁,不复存在,仅留残基。下面发言的是市广电局总台人事科科长、市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尚自昌先生。他昨天晚上就参与了接待工作,是个“汝州通”,与我们交谈了许多情况。上午陪同考察,并带有汝州市的大幅地图,为我们在现场解说“庆阳故城”。从他那里我们还了解到在汝州市境内还有个崆峒山,是黄帝向广成子问道的地方,同平凉的崆峒山的名子与故事完全相同。又说“庆阳城”下面有九条龙,不能动,这种说法,与宁县九龙川亦有相似之处,等等。这些都令人惊喜。原政协文教卫体委副主任、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汝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彭中彦先生则提供了流行于当地的完整的“周赧坐庆阳,龙脉斩断不久长”的民间故事。这故事情节很有意思:相传投降于秦庄襄王的周赧王,却夜夜做着复兴周朝的迷梦。一天夜里,在他居住地做了个梦,梦见周先祖点拨说:“朝着西南走,两河平行流,中筑庆阳城,复我周王侯!”赧王醒悟。第二天就顺着汝河一直下行,过崆峒山南行半个时辰,来到了汝河与梁河(卢沟河)并行的一片高地上。这地方和梦境中的地方一模一样,又与先祖在西北所建的庆阳城的地形相似。赧王高兴极了,于是在两河之间的高地上筑土为城,并沿用了先祖所建的“庆阳城”的名称。庆阳城夹河而建,坚固无比,至今还有个叫夹河史的古村落。一天夜里,庄襄王的属下夜观天象,发现东南方天空瑞星出现,就上奏庄襄王,王闻言大惊,那里刚好是他赐封给周赧王居地,才知赧王复国之心不死,发兵要灭赧王。赧王手下五位上将决心与秦军死战,老百姓也拥戴周王朝。但赧王为了保护老百姓免受战火荼炭,主动放弃庆阳城,写信给秦军,约他们在城东南的山地里交战。交战中,因寡不敌众,五位上将战死,就地化为五座山峰,起名为五垜山;在追杀中,赧王被飞箭穿心而亡。百姓念其仁义,在秦军退兵后,就地掩埋,不树不封,起名“天子坟”。原来,赧王知道庄襄王不会放过他,在庆阳城设坛祭祖,请先祖点拨。先祖托梦于他,选择城东南五龙聚会的风水宝地与秦军作战,作为自已归宿之地,方能让周人东山再起。风水先生勘察,发现赧王埋在了一块龙脉穴地上。庄襄王派人在青龙山之首劈开一道壕沟,斩断了龙脉。斩首后的龙没了回天之力,于是留下“周赧王坐庆阳,龙脉斩断不久长”的千古传说。
\
    传说归传说,大家在座谈中共同认为甘肃庆城县是周先祖发迹与农耕文化发祥之地,河南汝州市是周王朝最后一位帝王归宿之地,两地有着相同的地名和民间传说,有着一脉相承的周文化,应该加强联系,携手研讨,为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作出贡献。主持会议的苏主任在总结会议时,引用宋词人李之仪《卜算子》:“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来结束座谈会。比喻贴切,意味深长。
    三、结论与建议。
    通过调查和座谈,产生三种意见:一是按历史记载,此城应为梁城,省上批为“庆阳城”,是根据民间传说,不足为凭。梁城是梁姓的郡望,与甘肃省庆阳城无任何联系,仅此而已。二是河南的庆阳城命名与甘肃庆阳城命名各有根据,没有联系,但一脉相承的周文化将两地紧密串连在了一起。王钊林先生主张:以此考察为启机,两地应加强联系,共同研究,遂将先周与周末连接起来,首尾贯通,庆阳的周文化方可完整。关于斩龙脉的传说,不仅在陇、豫有,而且在秦地也有,出现同义异地、同源异衍或多源合流的版本。这一传说究竟最先起于何地,是先豫而秦而陇的中州中心论,还是先陇而秦而豫的西陲中心说?马啸教授认为从文化发展与辐射规律来说,不言而喻,是中心影响边缘,中原影响边疆,而不是相反。第三种意见是:此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梁城,但在战国时期的一小段时间里改名为“庆阳城”,似有可能,虽然依据为民间传说,但绝非空穴来风,而且民间喜用“庆阳城”名称。斩龙脉的传说起源在陇,因传说是周人的故事,周先祖在先,赧王在后;周人是从西陲进入中原的。
关于民间传说的研究,博大精深,一时说不清,但就其产生的根源与基本内容因与此事有关联,还得说几句。民间故事属于民众,存在于民间,是在广大民众中间生发、流传的。流传并不借重文字而是口口相传,延续至今。民间故事多为神话故事,反映出其产生的时代多为生产力低下的原始社会及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所以民间故事多反映的是古代特别是上古时代的故事,而现在编写民间故事的人就少了,既是有,也为文人所为,失去了民间的性质。民间故事以民众口传为主,在口传中不断修改、丰富、发展,又说明形成的时代文化落后、文字书写并不普及。民间故事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反映了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以人物、地名为主的内容不在少数。民间故事中有些情节带有神话色彩,也有荒诞不经之事,但总体是来源于人民生活,许多生活情节是真实的,特别是人物、地名所衍生的传说,如我们这次考察听到的“周赧王坐庆阳,龙脉斩断不久长”的传说,与在秦在陇的传说,都是周王加地名、地形以浓郁的神话色彩编纂的。对于神话,研究民间故事领域内的“神话学派”的雅可夫•格林说:“他们从神话和历史的相互渗透中看到了史诗的本质,认为史诗中结合着神性和人性,神性使它高于历史,人性又使它靠近历史。”研究民间故事领域内的“人类学派”说得更明确,认为神话与原始人的生活及思想有密切的关系;神话故事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产生的,不免会被刻上历史的痕迹。所以“人们对神话的理解不能只停留在表层上,而应深入地挖掘神话的内在含义,即人类的无意识是怎样得到宣泄和满足的。”而且,“收集‘活’着的神话材料,把研究的重点放在神话、民间故事和传说为什能在民间广泛流传,神话、民间故事和传说与文化的关系等方面。”(见徐治堂、吴怀仁《庆阳民间故事研究》甘肃人民出版2012年4月版第5、7、9页)既然如此,我们对于河南的庆阳城和周赧王斩龙脉的民间传说,应认真对待。再说,史前无任何历史记载,仅靠民间神话故事认识史前历史,如黃帝、唐尧、虞舜、大禹等人物,后代人是靠民间传说了解他们的、肯定他们的。有了史书记载后,记载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有挂一漏万的可能。大量的历史事实因为记载人过少而严重流失,堙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有极少部分以民间故事形式有幸流传了下来,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对正史有着䃼充和映证的作用。鉴于此,对于民间传说,我们能对它熟视无睹或以另眼看待吗?从民间故事的特性上可以论断,河南庆阳城名称的存在是个历史事实。
    关于先有甘肃庆阳城还是先有河南庆阳城的问题,郭鸿志先生在发言中,讲清了史书上记载的甘肃庆阳城的沿革:在隋文帝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在今庆阳城初设庆州,在宋徽宗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改庆州为庆阳府,金、元、明、清四朝为庆阳府安化县,民国二年,撤府存县,改安化县为庆阳县,2002年9月,改庆阳县为庆城县。这是朝廷或官方的决定,那么在民间呢?查看《范仲淹全集》上载范仲淹于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元月上奏《再议攻守疏》(凤凰出版社2004年11月版第654页)上就说到:“臣谓攻近而利者,在延安、庆阳之间,有金汤、白豹之阻。”由此看出,庆阳之名在北宋朝廷确定近百年之前,已在民间和官员的公文中出现了,那么仅仅限于这个时间而不会更早吗?郭先生在后面引用了司马迁《史记•周本记》“民赖其庆”句,就说明甘肃庆阳用“庆”字在周先祖时已开始了;“阳”字为地理方位词,山之南水之北为阳,水之南山之北为阴。阴阳学说早已有之,将“庆”字与“阳”字连在一起是顺理成章之事。何况,甘肃庆阳城的地形符合“阳”字,为原创,河南庆阳城位在汝河之南,并不符合“阳”字,为假借,假借于甘肃庆阳城。我原来研究,庆阳的“庆”字来源于周先祖不窋时代,是因为庆贺远距离迁徙成功而改地名为“庆”。经过多年发展农耕事业,周族富裕起来,出外干事的行者有充足的路费,留在家中居住的有丰厚的储蓄。之所以能做到这点,是因为依赖有“庆阳”这个农耕根据地。这就是“民赖其庆”的意思。郭先生从未同我谋过面,但这一观点同我相合,就是从这句话的理解与公刘为其子起名为“庆节”而达到的。当然还有彭中彦、尚自昌和几位年纪大的当地老人讲的民间故事,都提供了佐证。如故事中两次提到周先祖托梦于周赧王,让他修城,起名“庆阳”,又让周赧王战死龙脉之地,以图复兴,等等。再从历史记载中的蛛丝马迹事实推断,情况也是这样。周族第二代和第三代先祖率族迁徙到了“戎狄之间”即今甘肃庆阳城,创建农耕事业,最后去世和葬埋在庆阳城附近。周族人伐紂代商,取得江山,不忘先祖的恩泽,制订了三年一礿祀、五年一禘祀的制度。在庆阳原兴教寺的一尊佛像后襟上刻有“周禘祀行宫”字样,说明甘肃庆阳城里原建有“周禘祀行宫”,就是明证。周礼是周人制订的,必然要践行。在周朝兴盛时,如周穆王时代,幅员辽阔,今甘肃庆阳城应在其辖区内,肯定五年一次,派员前往甘肃庆阳城祭祖,祭祖官员回朝后要禀报祭祀情况,也会说起庆阳地名、地形及不窋坆的状况。这些情况会经代记载或相传,直至周赧王。在周朝衰败阶段,周赧王因各种原因未能到过周先祖创业的庆阳,也无力派员赴庆祭祖,但先祖所在地的名称、地形、坟制等基本情况经代代相传或王室记载是清楚的,周赧王不会不知道。所以他在王畿之地建座形似先祖创业的城,并命名为“庆阳”,企图像先祖那样让周族复兴,完全有这个可能。亡国之君,心犹不甘,胡乱设法,建座形似先祖发迹之城,以图复兴,似在情理之中,无可怀疑。
    考察工作在汝州市政协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一整天奔波,圆满完成。考察与座谈,对周人活动的踪迹进行首尾衔接的探究,实是一次难得的文化人类学与田野考察体验,会在文化起源学、传播学、民俗学、地名学、人类学、民间文化等方面激起一点涟漪。我们也期待这次考察仅为开端,随后两地有大批学者、爱好者跟蹱投身于更深的研究之中。
 
                            
                      2016年6月12日修改于6月14日
 
 
考查报告撰写者:刘文戈,中共党员,退休干部。家住庆城县西大街14--3号或庆城县政协办公室转。手机:13909341282   电子邮箱:13909341282@163.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组织专家考察宁夏固原定川寨古城遗址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