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北宋大顺古城调察报告
日期:2014-01-16 10:59:00   作者:王浩 王宇兵 朱世广 张亚萍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在北宋与西夏的军事冲突中,大顺城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为了详尽了解大顺古城的有关情况,庆阳师专历史系一行7人于1998年8月中旬赴华池县进行了实地考察,获得了一些重要的实物资料。
    大顺城地处甘肃省华池县东北的紫坊畔乡郭半村,南距县城约20多公里,东南距紫坊畔乡政府约3公里。北与陕西省吴旗县楼房坪乡接界,西连华池县乔河乡,南靠华池县山庄乡,东北与吴旗关堡乡相邻。该城建在一道南北走向的山梁上,完全依照山势的自然走向而修筑成不规则的椭圆形状。山峁之东为齐疙瘩沟,其西为郭半沟,二沟交汇于山峁之北。城西隔沟约2公里处可望见秦直道,秦长城也紧靠其南边的山峁向东北延伸。城址因平整土地而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但大部分城墙保存比较完整。
    外城圈周长约1200米,残高约5米,墙基宽约6米,从现存断面上看,底部削崖为墙,削崖高度一般在3—5米之间,然后在其上用夯土筑成城墙,夯土层厚7—10厘米。南端外墙为城墙最高处,高约22米。在城南又利用天然地形修有一条长约64米,宽约11—14米,深达25米的大城壕。内城依山势形成三层台地,从东北向西南依次而高,一、二层台地面积都不大,第三层台地是内城的中心活动区域,内城圈东西宽约55米,南北长约150米。在内城西北部又有一瓮城,周长约80米,残高约2—3米,从城垣遗迹分析,这里是出入城池的重要通道。城内见到的文化遗物,主要是在城内东北地表上发现的大量板瓦、简瓦残片及大量的宋代瓷器残片,还在城内发现了一些齐家文化时期的红陶残片。此外,还从当地群众中征集到一些铁链、宋代钱币和宋瓷残片。
    1.板瓦、简瓦残片。板瓦内为粗布纹,上宽17厘米,下宽16厘米,残长24厘米。简瓦内为细布纹,外光面,外沿直径13厘米。
    2.灰陶盆、罐残片。口沿多为卷唇,另有敛口,形状各异,种类较多。纹饰多为素面,另有弦纹、麻点纹,其中一件内为麻点纹,外饰篮纹,质地非常坚硬。
    3.宋瓷残片。大致有两类:一类为粗瓷,主要是瓷盆和瓷碗残片。粗瓷盆内为褚石色,有弦纹,底部和近底处均露胎,底为圈足;粗瓷碗有黑色和深绿色两种,均圈足,露胎。另一类细瓷,以小瓷碗、瓷碟居多,有象牙白色和豆绿色两种。象牙白色碗矮圈足,内外施满釉;豆色碗圈足,下露胎,光面无纹饰,形呈斗笠状。瓷器残片纹饰有牡丹、瑞草花纹,有的外有冰裂纹。
    4.征集的铁钱共5枚,虽然铁锈斑斑,但字迹依稀可辩,均为“元符通宝”。铜钱2枚,为“天禧通宝”。另有铁链2件,形制相同,均为四棱叶形,一件残长8厘米,宽0.6厘米,挺为四棱形,这种敬具有较大的杀伤力。
    从城内文化遗物的分布来看,细小瓷器主要发现于城内东北部,而在城内西北部,文化层积很厚,达1—3米。据此推断,城内东北部为该城重要人物即守城将官的居住区,西北部则广大士兵的居住区和生活区。此外,从访问当地群众中了解到,距城南约200米处曾发现了大量的人骨架,很可能就是安葬守城士兵的墓葬区。
    大顺城是北宋名臣范仲俺于庆历二年(1042)知庆州期间为了防阻西夏内侵而修筑的。《宋史·范仲俺传》载:“庆之西北马铺寨,当后桥川口,在敌腹中,仲淹欲城之,度敌必争,密遣子纯祐与蕃将赵明先据其地,引兵随之。诸将莫知所向,行之柔远,始号令之。版筑皆具,旬日而成,即大顺城是也”[1]。这段记载虽然概括地叙述了修筑大顺城的经过,但对于人们了解大城究竟是什么背景下修筑的,范仲淹为什么选择这里作为城址所在,他是如何采用“版筑”的法“旬日而城成”等一系列间题,却显得太过于简单了。通过实地考察与搜寻有关历史资料,些问题得以迎刃而解。
    1.大顺城是在宋夏军事斗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修筑的。1032年元昊成为党项首领,特别是1038年元昊称帝后就不断大肆扰边。延、环、庆诸州作为其通向关中的通道首当其冲,但由于战略失策,宋军在防御战中一败再败。庆历元年(1041年)五月,宋仁宗调范仲淹知庆州,任环庆经略安抚沿边招讨使。范仲淹在对延、庆一带边防进行了大量调查的基础上,十一月他向朝廷提出了攻守二议,总结了以往的边防策略。他提出,在环、庆一带一方面应整顿军务,练兵备战,另一方面应在边防要塞大修堡寨,构筑起一道完整的抵抗西夏进攻的环形军事防御体系,大顺城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修建的。
    2.大顺城“本名马铺寨,当后桥川口”[2],范仲淹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城址,是因为其特殊军事地理位置所致。大顺城“南通风川华池”,距柔远寨仅四十里,“东接西夏所属之金汤、白豹”[3],且“白豹城在大顺城以北四十五里”[4]。同时,大顺城紧靠秦直道和秦长城,向北可通向西定边,向南可通往关中,在这里修筑城寨,就可以切断西夏金汤、白豹之敌内侵的通道,并用秦直道提供的便利的交通条件,进可攻,退可守,从而对西夏构成极大的威胁。正因为如此,筑城期间,西夏“以骑三万来战”,企图用武力拔掉眼中钉,解除心腹之患,结果在范仲淹正恰当的防守谋略前无功而返,只得“以重兵戍金汤、白豹两城。盖大顺城,则二城势孤也”[5],使得“白豹、金汤皆截然不敢动,环庆自是寇益少”[6]
    3.由于处在两军对垒的非常时期,且大顺城深入敌腹地之中,因此范仲淹采取了非同寻常的筑城方法,力求行动秘密和节省时间,既不能让敌方察觉筑城意图,又能提高筑城效率。庆历二年(1042年)三月,范仲淹上奏朝廷,“请于柔远寨东节义峰马铺寨,择地益建城寨,以牵制势”[7],随后于“三月十三日往柔远寨驻扎”[8],并密遣其子纯枯与蕃将赵明先据其地,引兵随后。’诸将初不知所向,行之柔远,始号令之”。到达筑城场所后,利用这里山势的自然走向,士兵们采用削崖为墙的办法修成城基,再在其上夯筑城墙。宋人张载在(大顺碑)中就形象描绘出将士“索木箕土,编绳奋杵” [9]的筑城场景。这种方法大大提高了筑城速度,结果“旬日而城成”,从实地考察的结果来看,史籍中的记载是正确的。
    4.不论是以大顺城现有的文化遗物,还是从有关史书典籍当中来分析,大顺城完全是一座质比较单一的军事边城。从大顺城现有文化层的内涵来看,陶、瓷残片均比较单一,都是同一时期北宋时代的器物,以后遗存很少。从有关史籍可以看出,大顺城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修筑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防御西夏的攻掠,因而它是一座纯军事的堡垒,与当地的经济、文化并没有太多的联系。由于大顺城的性质与作用单一,因此当适合它存在的外部客观环境发生变化或完全消失时,它必然将从历史舞台上退出。事实上,大顺城仅在一定历史时期内起过一定的作用,随后即因形势的变化而废弃。从1042年范仲淹筑城到1127年北宋灭亡,大顺的使命伴随宋夏对峙局面的结束而消亡。北宋亡国不久,金人即攻克庆阳,虽然《金志》中还能见到“安化”(今庆阳)有白豹、大顺二城”[10]的记载,但显然已不是两国交兵时的城防要地,到了元代则变成了一座废址。
    总之,通过实地考察和对有关史籍的分析,大顺城凭借其优越的军事地理位置,在宋夏对峙时期曾经有效阻止了来犯之敌,是北宋军事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1]《续资治通鉴·宋纪》卷43、卷44。
[2]见《范文正公集·诸贤选送论疏》。
[3]见《甘宁青史略正编》卷9。
[4]见《西夏书事》卷25。
[5] 《续资治通鉴·宋纪》卷43、卷44。
[6]见《续资洽通鉴长编》卷135。
[7] 见《续资洽通鉴长编》卷136。
[8] 《续资治通鉴·宋纪》卷43、卷44。
[9](宋)张载《大顺城碑》,见《中国西北文献丛书》第181册《陇右金石录》。
[10](宋)张载《大顺城碑》,见《中国西北文献丛书》第181册《陇右金石录》。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北宋大顺城故址考
下一篇:试解细腰城之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