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北宋大顺城故址考
日期:2013-12-12 10:57:00   作者:郭含殿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北宋时期,华池地处与西夏缘边地带,是宋、夏长期民族之争的进退周旋之地。宋仁宗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三月,知庆州范仲淹在实施其积极防御的对夏战略中,曾率军在今华池县境修筑了一座军城,宋仁宗赐名为大顺城。大顺城自建成,在北宋至大金国近二百年的对夏斗争中,曾发挥过重要作用。尤其它是一代名臣所修,又是皇帝亲自赐名,北宋著名哲学家张载题写的《庆州大顺城记》流传至今,脍炙人口,更提高了它在中国历史上的知名度。大顺城的具体地址在那里?《宋史》、《金史》均无确切记载。1984年出版的华池县第一部“县志”将今紫坊畔乡高庄村郭畔村民小组城子山一处古城记为大顺城故址,但未注明出于何据。1998年新编《庆阳地区志》对大顺城址的记述仍沿用了《华池县志》之说。近年,笔者通过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和多次实地考察,认为原“县志”所记有误。城子山古城是宋安疆寨故址,今华池县山庄乡二将城古城才是大顺城故址。其确凿证据有五。
    其一、历代史籍明确记载城子山古城为宋安疆寨遗址
    《宋史·地理志》安化县(宋代华池大部属安化县)条有安疆寨,“本西人礓砟寨”(卷87)。据宋代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记载,礓砟寨为西夏于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五月修筑。元丰四年(1081年)十一月,西夏驻守礓砟寨蕃官香都携家举寨内附,环庆路经略司命大顺城第三副将付谏收复其地,遂为大顺城属寨。元丰五年二月癸丑,宋神宗“诏庆州礓砟寨以安疆为名”[1]。元佑四年(1089年)六月又赐予西夏。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六月,知庆州孙路再次收复。
    安疆寨地理位置,《宋史·地理志》记为:“东至德靖寨(故址在今志丹县旦八镇城台村)九十里,西至东谷寨(在今华池县怀安乡小城子村)六十里,南至大顺城四十里,北至白豹城(今吴起县白豹乡政府所在地)四十里”(卷87)。清代史学家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安疆寨在白豹城东南四十里”,“金仍置安疆寨,元废”(卷57)。按照上述方位四至,其位置正好在今紫坊畔乡高庄村郭畔组一带,这里除城子山古城外,周围数十里再无古城遗迹,城子山今距上述四处古城里程也与历代史籍所记基本相符。
    另据《长编》记载,宋哲宗元佑七年(1092年)六月,知庆州章楶在给朝廷奏请“修复大顺城废安疆寨”的奏折中,除对其方位记叙与《宋史》基本相同外,对其地形、战略地位记叙得更为具体:“其废安疆寨两面亦是大涧,因险起城,费工极少,……其故城虽已废毁,大率版筑处不多,且顺则与之,违则取之,自于朝廷无所不可”(卷474)。今城子山的地形与此处所述完全相符。古城坐落在脚扎川源头两条山涧夹峙下的一条山咀上,东侧山涧今名城子沟,西侧名窨子沟,各长约2.5公里。城东、南、西三面群山环绕,北面为脚扎川。城垣坐南向北,呈长方形,南面一段城墙为夯筑,一道护城壕沟与东、西两沟相通,其余三面皆借山势切削而成,沟窄坡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对其战略地位,奏折中说:“虽是已给赐城寨,缘城形最为利便,我得之,则柔远寨、大顺城、荔原堡一带边面尽在腹里,控金汤、白豹贼马来路,自隆云一带部族不敢宁处。贼得之,则金汤、白豹尽能障蔽,自欢乐烽下窥汉川不逾十里,卒然寇至,脱没能支。贼马据此以为家计,而数出轻骑以扰吾边,则柔远、大顺、荔原门不敢昼开,是以熙宁中贼筑垒于此”(卷474)。白豹、金汤自元昊称帝反宋即被西夏占领,是西夏南下鄜延、西出庆州的桥头堡。城子山古城出城北脚扎川直达金汤,出城南经古秦直道可通白豹,正当两路要冲。奏折所指“欢乐烽”,即今紫坊畔乡政府所在地北侧山顶上的古烽墩,距城子山1.5公里,直视古城,为其制高点。也是北面脚扎川、吴堡川;南面白马庙川(通荔原堡)、刘坪川(通二将城)及柔远川支流五家河分水岭最高点,五水均源出其脚下,南下三川均不足5公里。章楶在向朝廷请示前曾派人作过现场勘查,并绘制了图件。“寻选差权本司干当公事种建中,宫苑使、本路兵马都监、第三将张诚(驻大顺城第三正将)亲诣逐处相度形势利害”,“画到图子二本,连粘在前黄贴子”(卷474)。因而其准确与可靠性更为可信。据此,城子山古城为宋安疆寨遗址确信无疑。
    其二、二将城非北宋所置史学家早有定论
    华池山庄乡雷圪崂村芋台村小组境内有一处古城,今称二将城。此城地跨两山,由两座土城组成。城周3500余米,残高4至5米。北城依地形而建,很不规则,占地300多亩,南城为长方形,占地450多亩。经现代一些专家学者多次考证,确认为北宋时期的古城遗存。二将城名称的来历,现代多数资料的说法是为纪念北宋抗击西夏功绩卓著的两位名将范仲淹、韩琦而得名。《华池县志》记载:“第二将城,又名第二将营,宋范仲淹筑”。新编《庆阳地区志·文物志》记为:“二将城,北宋范仲淹、韩琦筑”(第三卷,790页)。《军事志》记为:“二将城,又名第二将营,宋时范仲淹筑,后为颂扬范仲淹、韩琦守边庆州功绩,改为二将城”(第四卷,350页)。这两处记载均与史实不符。据《续资治通鉴》、《长编》等史料,二将城为范仲淹所筑符合事实,但并非与韩琦共筑,北宋时也不称二将城。范、韩在宋仁宗庆历初同任陕西安抚副使,范兼任环庆路经略使、知庆州。范在庆州任职一年半多,在华池境内修筑城寨,史籍有明确记载的只有大顺城、凤川寨。韩兼任秦凤路经略使、知秦州(今天水),足迹可能从未到过华池,不存在范、韩同在二将川筑城之史实。北宋神宗熙宁年间实施“置将法”后,环庆路开始设八将,后增至十一将,其第二将设在环州(今环县),华池境内未设过第二将。清代史学家顾祖禹在其《读史方舆纪要》中,明确否定了二将城为宋第二将城的说法:“一统志,府东百二十里有第二将城,宋置,谬甚”(卷57)。据《金史》记载,大金国在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占领宋陕西全境后,将宋环庆路、泾原路合并为庆原路,沿袭宋法,仍置将屯守于各要塞。《金史·地理志》在庆原路“边将”中记道:“第二将营在荔原堡西、白豹城南七十五里”(卷26,地理下),按此方位正是今二将城古城处。可见,“二将城”是因金代在其地设“第二将营”后才得名的。由于范、韩在北宋抗击西夏中的杰出贡献,庆州城曾为二人建有祠堂,后人怀念他们,把金第二将营传为宋二将城也就不足为怪了。
    二将城倘若为北宋时期修筑,但对这样一座规模宏大的城池《宋史》及宋代有关典籍却没有任何记载;就连被史学家称为记叙宋、夏关系史资料最全、最翔实的李氏《长编》,虽记载了华池在北宋时期的许多历史事件,比如东谷寨、西谷寨、荔原堡等一些小寨堡修筑时间,甚至对怀安镇一处烽墩发生的事都有详细的记载,但就是没有二将城的只言半语,二将城、大顺城在宋代史籍中从未同时出现过。据此,笔者认为,在北宋时期只有大顺城而无二将城,故史籍中也就不可能出现二者并存了。对于明、清后《庆阳府志》等地方志出现的二者并存情况,我们只能以清代史学家顾祖禹“谬甚”的观点去解释了。
    其三、二将城符合史籍有关大顺城地理环境的记载
    大顺城的地理位置《宋史》虽无确切记载,但从有关史料对其修筑经过的记叙可知大致方位。《长编》记载: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三月,“已未,环庆路都部署请于柔远寨东,节义烽、马铺寨择地益建城寨,牵制贼势。……并从之”(卷135)。范仲淹于庆历元年(1041年)五月知庆州兼环庆路都部署司事。上任后,经过对当时宋、夏军事形势的深入调查分析,提出了大兴城寨、积极防御的对夏策略,并于第二年三月初向朝廷奏请修建大顺城。得到批准后,当月就率军在马铺寨突击10天完成筑城任务。《续资治通鉴》较详细记载了筑城经过:“庆之西北马铺寨,当后桥川口,深在贼腹中,范仲淹欲城之,度贼必争,密遣子纯佑与蕃将赵明先据其地,引兵随其后。诸将初不知所向,行至柔远,始号令之,版筑皆具,旬日城成,是岁三月也,寻赐名大顺”(卷44)。从这两段史实中得知,大顺城在柔远寨(今柔远城)东,临近节义烽,原地名马铺寨 。清《读史方舆纪要》记载柔远城:“东北至大顺城四十里”(卷57)。二将城所处位置与上述记载基本相符。二将城位于今柔远城东部,现公路里程仍为20公里。出二将城西门2公里即为古秦直道,沿直道至今老爷岭正好有一古烽火墩,就是环庆路都部署奏折中所指节义烽。因为宋时主要烽墩均有名称,且从二将城至柔远城只有这一座烽墩。这里距二将城5公里,从此处分路,西至柔远城15公里,沿直道北上至紫坊城子山15公里,与《宋史》所记安疆寨“南至大顺城四十里”也相符。至于“庆之西北马铺寨”,因华池始终地处庆阳东北,应为史书之误。
    北宋仁宗朝著名文臣曾公亮编撰的大型官方兵书《武经总要》对大顺城记述较为详细:“大顺城,新城,北据两川之口,东自乌川路至故凤川城,西自后桥堡川路至十二盘堡,北自椵木岭,与夏国以古道分界。东至花(华)池县界,西至柔远寨界。其椵木岭即突厥川也,东至乌川,西至十二盘堡,南至州,北至蕃界十五里”[2]。二将城与这条记载有三点相符之处:一是二将城位于“北据两川之口”。二将川在宋时称乌川。宋《太平寰宇记》华池县条有“子午山,旧名翟道山,一谓鸡山,水经云,有乌鸡水出焉”(卷33),即为佐证。二将城东临二将川河,二将川与吴起脚扎川均源出紫坊畔乡郭畔岭下,两川今只有百米长的一道崾岘相隔。“北据两川之口”应指这两道川,因为宋时脚扎川是西夏金汤、白豹城夏人经常出扰宋境的主要通道。二是二将城与大顺城在宋、夏边界所处位置完全吻合。宋、夏当时在华池的边界“北自椵木岭,与夏国以古道为界”。古道即古秦直道,南从合水县入华池县境后沿子午岭主峰北上经老爷岭、紫坊畔等地直至今乔川北部出境。椵木岭应是今二将城经老爷岭至紫坊畔这段山岭。大顺城(马铺寨)在未建城前“深在贼腹中”,尚属西夏之地,范仲淹派兵“先据其地”,建城后,边界推移“北至蕃界十五里”。《长编》记载,礓砟寨(安疆寨)在庆州界外二十里,两者共三十五里。与元佑七年知庆州章楶向朝廷奏请修复安疆寨奏折中所记“安疆寨南至大顺城三十五里”也相符。三是二将城也处在柔远寨与华池县界之间。柔远寨宋时属庆州安化县(今庆阳),华池县在宋熙宁四年十月未废前,治所在今东华池。根据有关资料,两县之界大体以子午岭为界,二将城位居子午岭东侧,正好处在“东至花(华)池县界、西至柔远寨界”之间。大凤川在今华池县林镇乡境内,其源头紧接秦直道,这里原是秦直道重要军事防区,物资、兵源补充地,秦、汉、唐时期就设有城镇,宋时范仲淹又修有凤川寨,故址在今凤川国营林场旧城子附近,遗址尚存。从二将城沿二将川向东至东华池,再西进大凤川为平川大道,与“东自乌川路至故凤川城”相符。
    此外,在二将城至今可见史籍所载这里曾建有水寨之遗迹。
    《宋史·蔡挺传》记载,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九月,“谅诈亲率军数万攻大顺”,挺“先布铁蒺藜大顺城旁水中,骑渡水多踬,惊言有神”(卷134,列传87)。《宋史·高敏传》:“羌围大顺城……,总管杨遂驻兵大义,以敏为先锋将。夏人攻夺大顺水寨,敏出通路,自寅及午,且战且前,多所斩获”(卷258,列传211)。这些记载说明,大顺城旁筑有水寨。二将城正好位居二将川与铁匠沟交汇处的西山,其北城城墙从沟底坡下直筑至山顶。今古城隔河对面东山名庙洼山,有长400多米的古山体滑波,断层距山顶70多米,塌方临河岸处有一道长260多米人工修筑的墙体,顶宽2米,残高6米,墙基距滑坡断面形成外高内低平坦台阶,宽处150米,窄处60多米,地面有大量宋代残瓦。墙体南面延至河边,与古城南面庙沟南侧延伸至河边山体隔河相望,宽不足50米。从现场考察分析,为当时利用山体滑坡修筑的土坝遗迹。从这里拦蓄,蓄水面可长达数里,最宽处有200多米,北连铁匠沟,南接庙沟,使二将城北、东、南三面处于水面包围之中,易守难攻,将其推为一处水寨遗址是可信的。而紫坊城子山古城,东西两侧只是两条小沟,水量细小,谈不上为河流。两水交汇处,沟道狭窄,没有发现人工修筑或自然滑坡形成蓄水遗迹。在这里修水寨,既无足够的水源,也无防御山洪冲击的条件,更无骑兵渡水作战的可能。这一特殊的地理环境,虽经九百余年,是不会有多大变化的。
    其四、二将城符合大顺城驻扎众多兵马的条件
    大顺城由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从建成至北宋末,一直驻有大量正规军和地方部队防守。据《宋史·兵志》记载,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仅驻守大顺城的蕃兵就有“二十三族,强人三千四百九十一,壮马三百十四,为一百四十一队”(卷187)。《续资治通鉴》记载,元丰二年(1079年)二月庚戌,“以环庆路正兵、汉、蕃弓箭手强人联为八将,第一将驻庆州,第二将环州,第三将大顺城,第四将淮安镇,第五将业乐镇……”(卷74)。“置将法”是宋神宗熙宁后期改革旧兵制而推行的军队建制,每将统领兵马在五千至万 人左右。《长编》记载,元丰五年七月戊戌,“据诸路上所闻,贼马颇屯并塞,兼鄜延路见议进城山界,须诸路兵马声援。(诏)令……环庆于大顺城、荔原、柔远、安疆寨各驻一将,令经略司委近上将领尽获之,须兵马二万以上”(卷187)。上述记载说明,大顺城在不同时期驻守的兵马都在五千至万人左右。这样多的人马,既要有宽阔的驻扎之地,又要有足够的粮、草和方便的运输补给条件,更需要充足的水源保证。二将城北、南两城占地750多亩,面积宽广。南城被从中一分为二,分析为当时正规军与地方蕃兵分屯之需而筑。城西有一条古道与秦直道相接,沿秦直道西至柔远寨,南经城壕川至庆州,东沿二将川至华池县城(今东华池)或凤川寨距离都不远,交通方便,利于粮、草运输。城临二将川河,有丰富的水源,这些都具备屯驻大队兵马的条件。而紫坊城子山古城地处山区,占地仅70多亩,容纳不了大队人马。粮、草补给不仅运距远,而且道路崎岖,交通十分困难。沟谷虽有水源,城内也有“水井”记载,但水量极为有限,供应千把人马尚可维持,正如知庆州章栥在元佑七年向朝廷请示修复安疆寨奏折中所讲“城中故井犹在,四面良田仅二千顷,往年未废以前,赡养汉蕃弓箭手千人尚有余地”,满足数千至万人之需就难以保证。
    其五、二将城出土文物为其正名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证据
    二将城不仅其宏伟的城垣至今仍屹立在人们面前,而且城内留存有大量建筑和生活用品遗物。新中国成立以来,省、地、县文物部门曾在这里征集和发掘过许多文物。今居住在城东山脚下的农民魏志辉,承包着南城内已被开垦的耕地。在长期的耕作中,他从地面捡拾或地下挖出过不少有价值的文物,除部分被文物部门征集收藏外,他家现还存有宋、金各个朝代的许多钱币和一口宋代大铁锅、一只黑瓷坛及残缺不全的象棋、围棋、棋盘等物。据魏志辉讲,他曾多次在城内捡拾到上面有“大顺城”字样的条砖和残瓦,可惜全部被遗弃。1991年华池县文化馆干部黄克义曾在南城内拾得一件上有“大顺城官”四字的残板瓦,它的照片后被收录于甘肃省文物局钟圣祖等编著的《秦直道考察》一书,但却将其发现地误记在紫坊畔城子山。从1991年以来,从二将城挖掘、拣拾到上面有“大顺城官”、“大顺城”等字样的残瓦已有10多块,且字体、形制不一。这些出土文物都为二将城是北宋大顺城故址提供了确凿的实物证据。


[1]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323。
[2]《武经总要》前集卷18。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环县“三普”中发现的北宋城寨遗址概述
下一篇:北宋大顺古城调察报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