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环庆路修筑二十七城寨之说法初探
日期:2014-12-26 22:33:48   作者:杨鲜明 沈浩注   来源:   评论:0 点击:

[提 要] 明嘉靖版《庆阳府志》中记载范仲淹戍守环庆路时曾修筑了二十七座城寨。文章通过考证后,认为这些城寨多数都缺乏与范仲淹相关的史料记载。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说法呢?这可能与明代嘉靖时期的边防形势与庆阳的历史环境有关。
  [关键字] 范仲淹 环庆路 城寨修筑 庆阳历史
  范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从庆历元年(1041)五月知庆州到三年四月擢升枢密副使近两年的时间,他主要在环庆路(今甘肃省庆城县、华池县和环县一带)戍边御夏。尽管他一介儒生未经沙场,但是凭借卓越的智慧和广博的学识,有效地解除了西夏对宋朝的侵扰,促成了庆历四年的“宋夏和议”。范仲淹的备边之策重点突出防御,以守为攻,以逸待劳,其中有一项重要的措施就是修筑城寨。据明代嘉靖年间傅学礼所修《庆阳府志》卷八《兵防三.关隘》记载,范仲淹在知守环庆期间组织军民修筑的城寨数十座,具体有27座即:“铁边山寨、葫芦泉寨、槐安镇、五交镇、白豹寨、金汤寨、柔远寨、槐安东峪寨、槐安西峪寨、永和寨、泥寨、雪泥寨、定边寨、风川镇、平戎寨、石昌镇、安塞寨、甜水堡、平远寨、团堡寨、木钵镇、白豹城、大顺城、业乐城、细腰城、肃远城、乌仑城等。”那么这些城寨皆为范仲淹修筑吗?或者是否都与范仲淹或多或少存在着一定的关系呢?由于这一说法不但被后来的地方志所延续,亦为各种文献和学者普遍所引用。此时对这一说法进行考证就很有必要。
  一、史料记载情况
  葫芦泉寨和细腰城,庆历二年(1042),为了安抚环州与原州之间的明珠、灭臧等属羌,范仲淹认为“若北取细腰、胡芦众泉为堡障,以断贼路,则二族安,而环州、镇戎径道通彻,可无忧矣。其后,遂筑细腰、胡芦诸砦。”②《宋史》中的“其后”并没有交代清楚具体修筑时间。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此年(庆历二年)三月己未,泾原请於细腰城属羌地内建筑堡寨,虽许之,竟不闻兴役,仲淹十月己巳乃有此奏。当是为二族所隔,未能建筑,将议讨之,故仲淹以为不可。后二岁,遂筑细腰、葫芦诸寨。至四年十二月,乃卒城细腰也。”①庆历四年修筑此二城寨时,范仲淹虽然已经调离了环庆路,但还是遵照他的意愿而实施的。
  大顺城,《宋史.范仲淹传》载:“庆(州)之西北马铺砦,当后桥川口,在贼腹中。(范)仲淹欲城之,度贼必争,密遣子纯祐与蕃将赵明先据其地,引兵随之。诸将不知所向,行至柔远,始号令之,版筑皆具,旬日而城成,即大顺城是也。贼觉,以骑三万来战,佯北,仲淹戒勿追,已而果有伏。大顺既城,而白豹、金汤皆不敢犯,环庆自此寇益少。”②明确记载范仲淹于庆历二年所筑。
  风川镇,“西北控子午岭路至西界,大中祥符中筑。”③但在由于“城被山坡,直下临注。或有西贼围闭,矢石入城,捍御下下。公(范仲淹)牒李丕谅、宋良同往凤川相度,得本寨东烽火台山上四面牢固,及山脚下有好水泉可以置砦,令弓箭手、兵上等寅夜兴工,山上只筑女墙,四面削崖。近下低处筑城,围入水泉。续又牒本州通判范祥相度,令祈修砦城,分擘街巷,修盖军营、草场、廨署,及城上昔安置敌楼。”④这足以证明范仲淹曾经对风川寨进行了择地改筑。《读史方舆纪要》沿用此说:“凤川寨,县东北五十里,亦曰凤川镇,宋范仲淹所置。”⑤肃远城、定边寨、永和寨和安塞寨,肃远城原名大落门乾川寨,“北控大落乾川,即骆驼平地入西界旧路。咸平中,增筑新城,赐今名。”⑥《续资治通鉴长编》又交待了具体时间,真宗咸平六年(1003)“筑大落门乾川寨毕功,赐名肃远。”⑦定边寨,“在三店沟戎马来路,北控西界三条路。天圣中置。”⑧而《续资治通鉴长编》却将筑城时间提前,天禧五年(1021),“诏环州三店、香沟、大岘城等新寨以定边、归远为名。”⑨永和寨,“西控大岘山北至蕃界,天德中始筑。”⑩安塞寨,“北控西界九星原路,天禧中筑。”尽管此四寨在均非修筑于庆历年间,但是在《范文正公全集》却记载着:“肃远马岭定边永和安塞等砦,在环州界。初诸寨城墙低下,壕堑浅狭,公牒环州那厢兵军士及和雇人夫修筑。”11明确指出范仲淹曾经加固修葺过此四寨。
  泥寨和雪泥寨,史料中并没有泥寨,其名可能由“美利”连读讹传而来。《武经总要》记载:“美利堡,西南至州一百五十里,东谷寨十五里,淮安镇十五里。……雪泥堡,西南至州一百五十里,淮安镇十五里,西谷二十五里。”12史料中鲜见关于二寨的记载,但在《范文正公全集》中有“庆州路有美泥、虐泥、大拔城等处小砦,公只差兵士百十人防托。如贼马大段入寇,便令归侧近大城寨内一处防守,所贵不致枉陷军民,人心稍安。”13如果美泥是美利的谐音,虐泥是雪泥的谐音,那此二寨虽不能证实为范仲淹所修,但他曾亲自为二寨安排过防御措施。
  平戎寨,《武经总要》记载:“控洛河一带入西界路,西至州百六十里,西南至华池镇四十里,西界六十里。”14但没有交待修筑时间。《读史方舆纪要》里却说:“平戎寨,在县东北八十里,近平戎川。亦范仲淹所置。”15但这并不敢确定平戎寨就是范仲淹所筑。另据《范文正公全集》记载:“平戎镇,在庆州东。平戎去延州德静砦七十里,公指挥庆州诸寨并权住入中白米,却告示客旅并令於东路延州接界平戎镇添价入中白米。”①记录下了他曾在平戎镇实施白米添价入中政策的史实,保证了庆州诸寨的军粮。
  木钵镇,即木波镇,“贞元九年,杨朝晟为宁州刺史,诏城盐州。朝晟分统士马屯木波堡。十三年,城其地。亦谓之木波镇。”②《武经总要》记载:“咸平中重修。”③真宗咸平五年,“环州至庆州,中间木波、马岭以来城寨,全然不堪,今冬以前,须与修葺。”④故该城始建于唐贞元十三年(797),宋咸平五年(1002)重修。但是由于此镇“在环州,正当贼来大川路,惟赖诸寨蕃部熟户同共防托。公(范仲淹)恐熟户二心,未可倚仗,遂保举种世衡知环州,以牢笼蕃部。”⑤范公知庆州时亦为加强木钵镇的防御而荐举人才。
  槐安镇,本为淮安镇,明代称槐安镇,“古淮安县地,北控通塞川,道路宽平,最为要害之地。咸平中筑,去环州木波镇八十里,二镇兵马为诸路之援。”⑥咸平五年(1002)五月“诏环州洪德寨、淮安镇戍兵每月别给缗钱。”⑦因此,此镇当修筑于咸平年间或者更早。由于淮安镇地处夏军入侵首冲要地,屡受攻围,范仲淹知庆州时极有可能对其加固或者维修,但是缺乏史料支持。
  槐安东峪寨和槐安西峪寨,本为淮安东、西谷寨,修筑时间不详。但在康定元年(1040),因破后桥寨及讨荡吴家等族帐之功,“(淮安)东谷寨主、右侍禁贾庆,柔远寨监押、右侍禁王庆,并为西头供奉官。东谷寨监押、三班奉职张立为左班殿直。”⑧庆历元年四月,“录故庆州西谷寨主,左班殿直赵福子大有为左班殿直,以福与西贼战没也”。⑨这说明东西谷寨在范仲淹知庆州以前已经存在,史料未提及范仲淹与二寨的关系。
  柔远寨,关于此寨的最早记载在咸平六年(1003),环庆都部署张凝“至柔远镇,招降得巢迷等二十族。”⑩大中祥符七年(1014)“增庆州柔远寨、凤州柳泉等镇、环州合道镇监押各一员,从陕西转运使之请也。”11《武经总要》记载:“柔远寨,东有路入西界白豹、后桥二镇,大中祥符中筑。”12庆历二年,范仲淹修筑大顺城时,曾驻扎在柔远寨,但是是否曾修葺过此寨就不得而知。
  石昌镇,“控西北马岭大川口入故威州路,北与合道镇相应援,咸平中重修。”13太宗淳化四年(993)“郑文宝献议禁青盐,羌族四十四首领盟于杨家族,引兵骑万三千余人入寇环州石昌镇,知环州程德玄等击走之。”14此镇在太宗淳化四年已经存在,咸平年间重修,但是找不到与范仲淹相关的史料。
  平远寨,关于此寨仅有天圣三年(1025)的史实,“泾原属羌胡萨逋歌等叛,钤辖王怀信以兵数千属振游奕,屡捷。从数十骑诣怀信,遇贼十倍,射殪数十,余悉退散。数月,贼数万围平远砦,都监赵士龙战没。”①团堡寨和业乐城,“团堡寨,天禧中筑。东至熟户,西至熟户,南至熟户,北至石昌镇四十里。……业乐镇,大中祥符中筑。因蕃族内附,时筑业乐、凤川、柔远三城。”②此二寨均修筑于庆历之前,是否与范仲淹有关亦缺少史料记载。
  五交镇,史料记载较少。《武经总要》中仅记载了它的位置,“西至淮安镇三十里,西南至州百里,北至西界五十里。”③以《武经总要》成书时间推测,此镇至少在庆历年间已经存在,至于是否与范仲淹有关,亦无记载。
  乌仑城,“(环)县北三十里。宋置乌仑寨,以乌仑山而名,为戍守要地。”④但是在《宋史.符彦卿传》却记载着:“符彦卿,天成四年授耀州团练使,改庆州刺,奉诏筑堡方渠北乌仑山口,以招党项。”⑤将此城的修筑时间提前至后唐天成四年(公元929),亦无与范仲淹有关的记载。
  白豹寨、金汤寨和白豹城,史料中白豹城与白豹寨属同一城寨。“白豹寨,旧属西界,元符二年修复,赐旧名。……金汤城,旧金汤砦,在德靖砦西南,元符二年进筑。”⑥早在景德二年(1005),“陕西转运使请缮治金汤、白豹等镇,”⑦但未得到朝廷支持,却给了元昊极好的机会。景祐元年(1034),元昊“筑白豹城及后桥堡,遂犯庆州。”⑧直到庆历年间范仲淹知庆州时仍然是西夏重镇,“庆州东北百五十里有金汤、白豹寨,皆贼界和市处也”。⑨修筑大顺城,也是为了有效的与白豹城和金汤城对峙。所以此二城与范仲淹没有任何关系。
  甜水堡,尽管宋代史料中没有明确记载此堡,但是经过作者考证,其应该是北宋的清远军故城(参见拙作《北宋清远军故城初探》),所以至范仲淹知庆州时此城堡早已为西夏所据。
  铁边山寨,此寨在宋代及后期的史料中均无记载,更说不清楚与范仲淹有关。
  从以上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大顺城、细腰城和葫芦泉寨确为范仲淹始筑。肃远、安塞、风川、永和和定边五寨他曾进行过加筑或改筑。泥寨、雪泥寨、平戎寨和木钵镇虽未提到范仲淹修筑,但或多或少还有一些联系。其余的城寨似乎与范仲淹并没有多少关系或者缺乏相关的史料记载,甚至有些肯定不是范仲淹所筑。
  二、形成二十七城说的原因初探
  既然这二十七座城寨里大部分都找不到与范仲淹有关的记载或有甚者非他所筑,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说法呢?这当然就要追溯到此说的最早出处明代嘉靖版的《庆阳府志》了,更直白的说可能与明代的边防形势和庆阳的历史环境有直接关系。
  朱元璋推翻残暴的蒙元统治建立了大明王朝,但“元人北归,屡谋兴复。……故终明之世,边防甚重。”⑩盘踞在北方的残元势力频繁南下侵掠,这就与北宋的边防形势十分相似。但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北宋自范仲淹戍守西北后,有效地防御西夏入侵,与西夏战少和多。而元人从来就不给明朝喘息的机会,对边防构成了长久威胁。明廷所采取的筑长城和设九边等策略,终因为防线过长,以致于顾此失彼,并不能有效的防范蒙元铁骑。于是朝野上下就对范仲淹十分推重,尤其是他戍守西北的伟大功绩备受推崇。范济在《诣阙上书》中曰:“若宋之寇准范仲淹韩琦辈,以明体适用之学,怀致君泽民之心,出入将相,功在社稷者是也。”①韩雍在《玺书录序》中道:“若范文正之在当时,其所存所行虽屡出安边,卒登柄用,先民称其忠义满朝廷,事业满边陲,功名满天下,千载之下犹景仰羡慕之不已”②董越在《论西北备边事宜》中云:“范仲淹在环庆而西贼为之破胆。”③李士翱的《预陈边计以备虏患疏》中说:“此亦宋之范仲淹经畧西夏。筑一城堡。设两指挥防守以拒元昊之故智也。”④等等。
  “庆阳乃秦之北郡,襟带两川,揖拱群峰,北控胡羌,南藩关陕”。⑤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这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秦汉时为抗击匈奴的前沿阵地,北宋时是宋夏对峙的边疆前线,到明朝又成为蒙元铁骑南下侵扰的首冲要地。景泰元年(1450),“瓦剌寇宁夏、庆阳。”⑥成化八年(1472),“孛罗忽、癿加斯兰屡入安边营、花马池,犯固原、宁夏、平凉、临巩、环庆”⑦尤其是嘉靖时期鞑靼占据河套地区后,入侵越是频繁,嘉靖二十四年(1545),“敌以十万骑西入保安,掠庆阳、环县而东。”⑧嘉靖二十五年(1546),“俺答犯延安、庆阳。”⑨
  深受战争苦难的庆阳人民对曾在此建功立业的范仲淹更是推崇备至。修建于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年)的“范公祠”,在明代香火十分旺盛,成化十一年重修,并增祀韩琦,合称“范韩祠”。时任三边总制的马文升为祠堂撰写碑记(此碑现藏于庆城县博物馆)时提到“公(范仲淹)至即选练兵士,修葺砦堡,尤主和以招抚之。……公与忠献公俱为招讨使节制延、环庆诸路兵。或主战,或主守,战守皆得其宜。与夫险要之处,急筑城堡,举渚名士以守之,势相连属,综理周密。夏贼知不可敌,遂敛兵不敢近边。终不得以逞其奸谋,关中获安,而宋室无西顾之忧者,皆公与忠献公之力也……”⑩已然将御夏之功归于范韩二公,并赞叹曰“生而为名将相,殁而载在信史,使人仰慕于无穷,或血食于千百年之后而不已者,其必有大功德于生民祀稷也。登斯堂,拜二公之像者,忠君爱国之心,岂有不油然而兴耶!”11明代文人李梦阳一首《韩范祠》诗更是吟颂出文人和百姓对范韩二公的尊崇和景仰,“范公人物当三代,韩相元勋定两朝。延庆曾连唐节度,生平不数汉嫖姚。一封攻守安边策,千岁威名破胆谣。郡府城南双庙貌,异时追慕此情遥”。还有明代环庆兵备副使秦昂亦有诗云:“秦关有路通西夏,突出荒台半依云。范老当年曾著绩,孔门何地不明禋。”大加赞赏范仲淹的功业名节。于是在明代从中央到地方、从官员到百姓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崇范之风。
  虽然距范仲淹知庆州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范公在庆阳留下的众多遗迹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但是那些当年防御西夏的城寨镇堡仍以残垣断壁之形默默的矗立在人们的视线里。人们为了祈求和平安康,为了纪念这位给边疆人们带来和平与幸福的范公,完全有可能将一些史料中含糊不清的宋代城寨皆归功于范公所筑。至嘉靖时期,鞑靼侵扰愈加频繁,庆阳人民苦难加重,对范公的尊崇和景仰亦愈加强烈甚至达到顶峰,于是逐渐演绎形成了范仲淹环庆路筑城数十座之说。由于没有前代流传的志书作参考,修撰《庆阳府志》时,通过对这一说法进行查证核实和辨疑正误后最终确定出二十七座城寨并载入志书。抑或是在民间已经形成了二十七城寨之说并得到广泛认可,编篡者亦没有调查核实就直接引用了这一说法。也许还存在着其他的可能性,但是并没有找到相关证据,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明代庆阳特殊历史环境孕育和滋养了这种说法。明代重臣刘珝在《镇戎千户所记》中云:“开城在平凉为属邑、北去县治若干里、其地衍沃肥厚、而居人多事耕牧、旧有城基尚存、相传以为范文正公。御李元昊诸砦堡之一,纪志虽无,征要亦云然”。①范公在西北戍边并未掌管镇戎军的军事,尚有范公筑城之说。那么戍守环庆路近两年时间的范仲淹有修筑二十七城寨之说亦不难理解。当然,要彻底搞清楚这些城址的本来面目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这还有待于更多的学者作更深入的调查研究和探索论证,以期更全面认识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限于作者学识浅薄,谨以上述之鄙见,以求教于方家。

相关热词搜索:城寨 说法

上一篇:宋代镇原境内部分御夏古城遗址考察研究
下一篇:北宋防御西夏的前沿阵地环州城考察研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