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宋代镇原境内部分御夏古城遗址考察研究
日期:2014-12-26 22:03:49   作者:王博文   来源:   评论:0 点击:

[提 要] 北宋时期,镇原地处宋夏边界地带,是重要的战略要地,为了抵抗和御防西夏入侵,北宋王朝特别是范仲淹知庆州时,在镇原境内修筑了许多城堡,这些城寨在抵御西夏入侵和保境安民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如今,这些城堡已经成为了历史遗存,对这些古城遗址进行考察研究,可为研究原州及北宋时期军事防御体系提供详实的考古资料。
  [关键词] 宋夏关系 镇原 古城遗址 考察
  一、前言
  镇原县位于甘肃省庆阳市西南部,东邻延安,南眺西安,西接兰州,北界银川,古代时是“北控大漠,南屏关中”的战略要地,它“襟带秦、凉,拥卫畿辅,关中安定,系于此地”。秦时此地为北地郡,汉治安定郡设临泾县,唐宋为原州。就交通而言,这里是丝绸之路的主要干线,人们常称“茹河道”1。这条道路从关中出发,经淳化县,登子午岭,在董志塬东部今北石窟下塬,逆茹河东进,经镇原的彭阳、开边、固原的杨城、彭阳、古城镇、固原,出萧关至河西走廊。北宋时期,镇原一带属原州管辖,与西夏相毗邻,属于陕西的沿边地区,也是西夏通往关中的必经之路。为了抵抗和御防西夏入侵,北宋王朝特别是范仲淹知庆州时,在原州境内修筑了许多城寨,这些城寨在抵御西夏入侵和保境安民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如今,在镇原境内现存的北宋御夏古城、堡寨、遗址等遗存比较丰富,它成为我国多民族发展的历史见证。为了进一步研究北宋时期对西夏的防御体系,笔者对镇原境内北宋时期的彭阳城、开边城、新城城、西壕城、柳泉城、药葫芦城、殷家城等遗存进行了详细的考察与探究。
  二、古城遗址考察
  (一)彭阳古城
  彭阳古城(图1)位于太平镇上城行政村东山自然村南约50米处的茹河北岸二级台地上,东距蒲河茹河交汇处的北石窟寺5公里,古城傍河依山而筑。东至东城壕,南临茹河,西至大庄壑岘,北依东山。据当地老人回忆,古城原平面呈正方形,每边长约250米,城东、西有两门,南有便门,四角各有角楼一座。曾出土有铜镜、铜币和刻花青釉瓷碟(图2)、盘等。本次调查时残存北侧城墙长200米,残高8米,底宽10米,顶宽6米,护城河宽30米,深1米,夯层内夹杂有汉代灰陶绳纹瓦片,说明现存城墙为汉代遗存,宋代重筑过;东墙北段长50米,残高8米,底宽8米,夯层厚0.15—0.20米,护城河宽25米,深1.5米,东墙南段已不存,仅见护城河深6米,墙基走向明显。东北角墩呈正方形,底边宽14米,西北角墩尚存,高8米,只见残角。城南傍河没有高墙,但筑有女墙,距河床高20米,河为天然屏障,其险足以固城。西墙被公路破坏没有痕迹,紧临深沟,沟深约35米,也是傍河为畔。城墙均为黄土夯筑而成,该城占地面积约6万多平方米。地表散布有宋代耀州窑青釉刻花、印花瓷碗、碟等器物残片,也有元明清时期的白底褐花及青花瓷片,但也发现了大量汉代灰陶罐、绳纹筒瓦、板瓦等遗物。据《一统志》记载:“彭阳县汉属安定郡,晋袭旧址,魏属原州,后改属云州,隋废。唐代又改丰义县。贞元四年(788年)韩游环请筑即此城。宋又复称彭阳县,后废。故县城在镇原县东八十二里处。”《镇原县志补辑》(以下简称《辑志》)记载:“彭阳在县城东八十里,遗址尚存。”由此推断,此城为汉(彭阳县)、唐(丰义县)、宋(彭阳县)三代古城,元明清曾沿用修缮使用过,是西汉和宋代的重要故县旧址,也是一座重要的军事边城。1993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彭阳古城在宋代是“茹河道”上防御西夏的重镇,1993年在古城南屯字镇阳宁村出土一枚北宋铜印章(图3),印文九叠篆,为“强猛第八副指挥使之朱记”11字,铸造十分精美。印背楷书“熙宁四年”及“少府监制”。“强猛”为熙宁七年(1074年)正月诏颁的禁军名额中侍卫步军司一个军的番号,此军当时屯戍庆州(《宋史·兵志》)。“指挥”是北宋禁军中最重要的军事编制单位,往往一指挥约辖500人,其统兵官是指挥使和副指挥使,军队的屯戍和调遣常以指挥作为基本单位。虽然“强猛”正式诏颁见于熙宁七年,但镇原发现的这枚军印说明,熙宁四年(1071年)强猛第八指挥已经设置。当时彭阳县北宋时属原州辖区,为当时宋夏的边境所在。宋与西夏虽于庆历四年(1044年)达成和议,但此后两国仍征战不断,宋为抵御西夏入侵,在边境必然派兵驻守。此印的发现,说明强猛军曾经在原州彭阳县一带驻守,是当时宋夏边境战争的历史见证。同时,在彭阳古城附近还出土了一枚金代九叠篆“都统之印”(图4),也就说明这里在金代时仍为军事战略要地。
  彭阳古城地处川道,不足300米宽,扼守茹河道,人马只能从城内穿过,它是丝绸之路的要道之一,扼守“茹河道”之要冲,匈奴、西夏入侵正是沿着这条道路而来的。汉代从长安出发沿云阳(陕西淳化县)、登赤须之长坂(今子午岭斜坡)、入义渠之旧城,过泥阳,沿蒲河、茹河经彭阳(镇原太平汉彭阳城)、安定(镇原城关汉后河古城)、扶夷(镇原开边汉张庄古城)、朝那(固原彭阳县古城镇故城)后出萧关(宁夏固原萧关古城)至高平,是古丝绸之路的主要干线,也是古代通往北部边境的主要军事通道。在这条道路两侧,发现了大量秦汉遗存,唐宋古城(寨、堡)及烽火台,还有北魏及唐宋石窟,均在茹河交通线上,所以称“茹河道”,说明这条古道在历史上一直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汉文帝十四年,匈奴单于十四万骑入朝那、萧关、杀北地郡尉印,虏人民畜产甚多,遂至彭阳。使骑兵入烧回中宫,候骑至雍、甘泉。”匈奴这次入侵正是走的这条道。当时在要道设县城,足见其地位之重要。宋时又在这里继续设县,其目的是防御西夏入侵关中。北宋时期,原州一带与西夏战事频繁,位置十分重要,交通运输成为支掌边防,卫国保民、发展经济的一大关键,故形成了直通边塞、四通八达的转运路线。在这条通道北侧的庙渠文夏出土了许多北宋胡人牵驼图雕砖(图5)和武夫牵马图雕砖(图6),这些遗物证明当时的骆驼、马是最重要的运输工具,曾经在这条道路上往来频繁。彭阳古城地处军事要冲和丝绸之路要道之上,在这里设置县城,战时可以扼制茹河道,和平时期可以掌控丝绸之路的过往商旅,查验文碟等。
  (二)西壕古城 
  西壕古城(图7)位于镇原县孟坝镇西壕行政村吴沟畎自然村向北200米的塬边上(即西壕街道北侧)。东至鱼梁梁,西至学校,北临西壕沟,南连公路。本次调查时城址南北长约280米,东西长约280米,面积近8万平方米。此城呈正方形,北侧城墙残长150米,女墙高1米,宽0.8米,坍塌呈锯齿状,中间有18米的壑口,城壕宽约20米,深6米,城墙底宽6-8米,顶宽3-5米,夯层厚0.1-0.2米,顶部植被覆盖,凹凸不平;东侧城墙残长260米,壕宽约20米,深6米;东北角有角墩,方顶内凹,顶部边长4米,残高10米,保存较完整;西侧墙破坏呈土垄状紧邻深沟;北侧城墙修街道破坏只剩墙基,断面文化层丰富;东西、东南、西南角墩,保存一般。古城被新农村建设和新修砖瓦厂取土破坏严重,修砖瓦厂时出土成套耀州窑瓷器(图8)。采集到标本有瓜棱形白釉瓷碗、耀州窑豆青瓷碟、明清青花瓷碗等器物残片(图9)。同时出土有宋代熙宁重宝、政和通宝、崇宁重宝、大观通宝、乾道元宝,金代正隆元宝,隋五铢等铜钱(图10)。调查时,在此城南侧紧依还有一座古城,虽然城墙破坏无存,但出土唐代遗物特别多,农民种地砖瓦残片满地,相传唐朝时候这里是一座城池,即西壕古城,据说是唐时武则天之子----驴头太子的封地。《辑志》载:“县北六十里,宋为寨城,今存。明于此置镇,今移集与孟坝镇。”《元丰九域志》:“州北四十里。今孟坝镇西壕行政村。”由此可知,此城为宋代遗存,延续时间比较长,是北宋原州临泾县管辖五寨之一----西壕寨。 
  (三)柳泉古城 
  柳泉古城(图11)位于三岔镇石咀行政村向东100米的柳州自然村茹河南岸上。东接十八岘,南依柳州城山,西邻石咀自然村,北临蒲河。本次调查城址南北长约400米,东西宽约200米,面积约8万平方米。此城呈不规则形,依山势而就,现已破坏严重,仅存残东北角墙长50余米,高2-5米左右,夯层隐约可见。南有一小瓮城,门向不清。此城北临河、南依山,东、西两侧削成距地面高3-6米的崖面,横插在蒲河川,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遗址内随处可拣到耀州窑豆青刻花、白釉印花瓷片(图12),曾出土大量耀州窑青釉刻花、印花瓷碟(图13)、碗,宋代铜钱、石磨盘(图14)等器物及石块砖瓦、石门墩等建筑构件。上世纪七十年代309国道从城中间经过,把城分成两半,文化层厚1-2米。《宋史·地理志》载:“庆历中置,西即熟户。”《宋史·兵志》载:“蕃兵县籍内属诸部落堡寨者谓之熟户,余谓之生户。”《宋史·宋琪传》称:“入州城者谓之熟户,局深山僻远横过寇略者谓之生户。明珠、灭藏、康奴等族北绥宁寨。”《辑志》载:“旧名原,领耳垛城一寨。”《辑志》载:“县北八十里(今镇原县三岔镇与方山乡交界处的清水河桥西),即十八岘地所谓柳泉城。宋时属羌,撒捕渴叛寇原州柳泉镇、环州鹁鸽泉寨,梧州刺史杜澄,内殿崇班赵世隆战殁即此。宋为镇,今废,城尚存,俗讹为柳州城”。
  从以上文献资料说明,熟户即属羌也,说明属羌明珠、灭藏、康奴三族居住于此地,此地正好位于原州、环庆、庆州三交的原州一侧。就是今天镇原县北八十里、今十八岘地,即柳泉镇、古名鹁鸽原。因他们有兵数万,那么族人必然众多,居住当在环县、镇原、固原以及庆城相交界的广大地区。这里深居深山,崾岘繁多,地形险要,交通不便,依山傍河,取水方便,易守难攻,西北经过安家川和白家川可以直通西夏,是属羌明珠、灭藏、康奴三族选为部落中心的主要原因。
  (四)药葫芦城
  药葫芦城(图15)位于三岔镇高湾行政村后河自然村药葫芦咀,东距三岔镇政府50米处,地处安家川河和白家川河交汇后的蒲河北岸二级台地上。东距三岔街道20米,南与二郎山相望,西临安家川河白家川河、与高湾后河老爷山相望,北依黑山梁、邻黑山沟。本次调查城址东西长200米,南北长280米,面积近6万平方米。发现残存城墙高10米,残长12米,夯土层厚0.1-0.2米,城内有上下两层窑洞共23孔,城墙10米以下为削崖而筑,三面为断崖,易守难攻。在残留的断面上暴露文化层厚1-3米,最上层为布纹瓦片、雨点纹陶片、豆青瓷片(图16);曾出土过耀州窑青釉刻花瓷碗(图17);中间为绳纹灰陶板瓦、筒瓦等残片;下层为夹砂红陶、灰陶鬲、石刀等残片;城址地表散布大量建筑构件及各种瓦片,后期文化层在西边,早期文化层在东边。《重修镇原县志》(以下简称《慕志》)载:“即今县西北十八岘,宋柳泉镇与环县接壤之处。其北有二川,交通西夏。范仲淹议筑古细腰城,断其路,命知环州种世衡、知原州蒋偕董其事。”《庆阳府志》载:“宋范仲淹命威州知州种世衡等筑城,城成隶原州。”《辑志》载:“县西北一百二十里细腰张家,有城址,地名葫芦泉,今名徐家台。宋范仲淹有奏疏。”范仲淹在《东染院使种君墓志铭》中写道:“惟环西南占原州之疆,有明珠、灭臧、康奴三种,居属羌之大,素号疆(强)梗,在原为孽,浸及于环。抚之,很不我信,伐之,险不可入。其北有二川,交通于夏戎,朝廷患焉。”这里说得很清楚,三族是在环州的西南,占据着原州的疆域,在原州为害,也经常侵扰于环州。《宋史·范仲淹传》里有一段文字,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一些:“明珠、灭臧劲兵数万。仲淹闻泾原欲袭讨之,上言曰:‘二族道险不可攻,前日高继嵩(崇)已丧师。平时且怀反侧,今讨之,必与贼(为)表里,南入原州,西扰镇戎,东侵环州,边患未艾也。若北取细腰、葫芦众泉为堡障,以断贼路,则二族安而环州、镇戎径道通彻,无可忧矣。’其后逐筑细腰、葫芦诸砦。”这就说明明珠、灭臧、康奴三族势力强大,常与西夏相勾连作崇宋境,成为宋朝心腹大患。宋朝庭多次派兵征讨,但因其地险要,都损兵折将,大败而归。宋仁宗庆历元年,范仲淹知庆州,并兼环庆路经略安抚招讨使。在他巡边调查下,向朝廷提出在西夏与明珠、灭臧、康奴居住地之间修筑城寨,以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庆历四年(1044年)十一月,在他的支持下,调环州知州种世衡,原州知州蒋偕合兵修建了细腰城,隔断了明珠、灭臧、康奴三族与西夏的联系。这三族失去外援后,不战自服。这三族居住地向北有两道川,这两道川是西夏入侵的要道,也是我们确定细腰城位置的关键。在此城紧邻的北面山上发现一座宋代堡址,当地俗称梁山梁堡址,地处山顶制高点上,视野开阔,安家川和白家川尽收眼底,随时在掌控之中,为药葫芦城通风报信。同时在山腰发现许多汉、宋墓。此城西侧战国秦长城从安家川南岸跨过安家川河在白家川东的走马梁上通过。这里有唐宋、战国秦汉、西周文化遗存,说明这里很早就为区域的经济、政治中心。古城遗址地处丝绸之路的“蒲河道”上。蒲河是泾河的支流,西北通宁夏及固原。今蒲河河谷地带遗址众多,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是通向北方草原和河西走廊的要径。这里有是河流交汇的要冲,紧依战国秦长城,原是一个重要城障遗址,也是宋代的一处主要城寨遗址,历代是兵家必争之地,是一个重要关口。北宋柳泉镇(柳州城)西北距此地20公里,北距环县演武乡5公里,西与固原紧接,古城北有二川,一个是白家川,直通北宋时的环州,一个是安家川,直通北宋时的镇戎军,均直通西夏王国。在这里历代设城,既可以防边,又可以当扼控丝路咽喉,同时又能安抚边僻,控制要冲,阻止明珠、灭臧、康奴三族由此二川进入西夏勾结。在药葫芦城西北3公里处,有一台地名徐家台,今名徐台,这与《辑志》记载相吻合。同时,此城东2公里处有一座古城,城墙部分保存很好,出土西夏黑釉梅点瓷碟(图18)、宋金时期的遗物甚多,当地人都称元昊城,这个村子也叫元昊自然村,相传是西夏元昊入侵这里而建的屯兵古城。由此推断,药葫芦城极可能就是北宋时期的细腰葫芦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讹传为药葫芦城。
  (五)殷家城古城  
  殷家城古城(图19)址位于殷家城乡殷家城行政村转水河自然村西500米处的城台上,东接桑树洼沟,南临白家川河,西接李河,北靠城梁山。本次调查时,南北长700米,东西宽400米,面积约30万平方米,此城年久废弃,残塌不齐。它与华池东寨、华池县城壕乡石咀子骆驼城建筑形式十分相似,都依山而建,三面临河及沟,地势险要。山坡上仅有1米高的残墙长60米许,西北部有一小瓮城,仍依稀可辨。西墙残长100米,残高5-6米,底宽2-4米,夯层厚0.10-0.13米;东侧半山要城墙保存较好,残长200米,高2-5米;北侧残墙长100米,保存完整,夯层清晰;南侧西角残存墙体40米,呈锯齿状,其余城墙均被夷为平地,墙基隐约可见。采集到标本有黑釉、折沿灰陶盆等器物残片等(图20),曾出土青釉瓷碗(图21)等器物。《辑志》载:“县西北一百二十里,在今半坡刘家,城存。相传魏虎二大破殷天龙于此,其第犹有魏虎儿石像。今殷家城地。”此城位于白家川,西北与环县接壤,东距药葫芦咀城30公里,在宋代地处环州与镇戎军的交界地带,面积十分庞大,应该是一处十分重要的城堡,具有一定的防御西夏入侵作用。北宋时,西夏国崛起威协北宋,为了抵御西夏南侵,宋王朝在环州、原州、镇戎军交界处选地势险要而宽敞的地段筑军城堡寨,主要是为了加强防守。
  (六)开边古城
  开边古城(图22)位于开边镇开边行政村城子自然村街道南边。东至城壕,南依茹河,西邻秦家沟沟,北靠秦家岗岗。东西宽约200米,南北长约600米,面积约12万平方米。本次调查在城内拣到大量宋瓷片(图23)、灰陶残片等,曾出图耀州窑青釉瓷碗(图24)、碟等器物。东侧墙断断续续残长60米,高10米,夯层清晰,厚0.12-0.21米,中间有一城门,形制清楚,城壕宽20米,深2-3米。西侧墙坍塌呈土垄或土堆状,残长300米,城壕宽18米,深1-2米,现成土路。北侧城墙残存80米,高2.8米,夯层清晰,南侧城墙破坏只剩墙基,以河为畔。《辑志》载:“县川西三十里,即宋开边寨。城尚存,当地人犹名其地曰开边。宋熙宁二年(1069年)并入新门寨。明改镇,今废。”《辑志》中城址的记载与现存的名称和地理位置相吻合,此古城是北宋原州临泾县所辖的五寨之首,东距彭阳故城50多公里,凡过往者必须经过此城,是宋代“茹河道”上通往宁夏固原的重要驿站和城堡。
 
  (七)新城古城
  新城古城(图25)位于新城乡新城行政村下壕自然村乡政府东100米处的原面中心。东、西、南临耕地,北邻乡政府。城址呈长方形,东西长600米,南北宽350米,门向不清,面积约20万平方米,残存东、南、西城墙长共1200多米,残高0.80-6米,底宽4-5米,顶宽1.5-2米,夯层厚0.2米,其余城墙被夷为平地,部分可见基部。北墙破坏无存,东、南、西角墩保存较好,呈馒头形,高3-7米,南墙马面保存较好,形制可辨。采集到标本有宋代灰陶盆口沿残片、绿釉印花瓷碗残片(图26)、明代黑釉瓷碗残片、清代青花瓷碗残片等,曾出土耀州窑青釉瓷碗(图27)、黑釉梅瓶等器物。《辑志》载:“县西六十里,城尚存。宋种师道督诸道兵城席苇平(考《慕志》即新城,后赐名靖夏),与夏人战于葫芦河浒即此。宋为镇,熙宁三年省截原载入焉,后为驿,今复镇。”此城是北宋原州临泾县管辖的二镇之首,南紧邻泾州,向西15公里处为宋代曹城古城(寨),西直通固原,沿线发现许多汉、宋、明代烽火台,主要防止匈奴、西夏入侵,可见它在北宋原州时的防御体系里具有重要战略作用,随后元明清延用过,是一座具有较高历史、考古价值的军事重镇。
  三、结语
  北宋时期,宋朝政府要求沿边各地要修筑城、寨、堡,一般来说城最大,寨次子,堡最小。城寨的规模大小往往依据其战略地位和地形条件而定,要求步步为营,不能建孤城,防止被动挨打的局面。位于镇原境内的这些城堡因宋夏之间的敌对关系或被重视,或新修建,而对这些城寨的有效经营也就形成了北宋王朝抵抗西夏入侵的一道又一道屏障。这些城址大部分在河谷川台地的最窄处、最险处,并选择一面依山,三面临河(沟),取水方便,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新建,这对抵抗西夏侵略、维护和平和保境安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除上述所述城堡之外,在镇原还发现宋代大量堡寨遗址,城堡如庙渠乡芦家山堡、三岔镇乱山梁堡等;寨子如新城乡杜寨、闫寨、小寨、大寨、孟寨、巨寨、彭寨、孟坝镇周寨、庙渠乡孙寨、张寨和著名的三川寨等;城址如新城乡曹城、方山乡耳垛城等,而这些城寨的产生或多或少与宋夏战争有关,这有待以后进一步深入调查研究,从而为研究原州及北宋时期军事防御体系提供详实的考古资料。
参考文献:
  1、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
  2、班固:《汉书》,中华书局1962年版。
  3、范晔:《后汉书》,中华书局1965年版。
  4、脱脱:《宋史》,中华书局1977年版。
  5、傅学礼:嘉靖《庆阳府志》(点校本),甘肃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6、李从图总纂、张辉祖原纂:清《镇原县志》,道光二十六年刊本。
  7、牛达生、牛春生:嘉靖、万历《固原州志》(点校本),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8、焦国理、慕寿祺:《重修镇原县志》,兰州俊华印书馆民国二十四年。
  9、刘光华主编:《甘肃通史》,甘肃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10、马啸主编:《庆阳通史》(中卷),商务出书馆2011年版。
  11、刘文戈:《范仲淹戍边》,三秦出版社2009年版。
  12、张多勇:《历史时期彭阳县城址的变迁》,《历史地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版。
  13、刘治立:《北宋在环庆原诸州的防御措施》,《西夏研究》,2011年第3期。
范仲淹治边思想的复杂性

相关热词搜索:庆州 城堡 原州

上一篇:西夏金汤、白豹古城考察研究
下一篇:范仲淹环庆路修筑二十七城寨之说法初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