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的水利思想
日期:2014-01-23 09:48:03   作者:刘治立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徐光启在《农政全书凡例》中说:“水利,农之本也,无水则无田矣”,在正文中又强调,“无一寸不受水利之田,亦无一寸不应开河之田”[1]。中国古代农业发达,与重视水利不无关系。历代官员深知水利的重要,疏浚河道,兴利除弊,创造了许多政绩。范仲淹在各地任职期间,关注民生,修筑海堰,疏浚河道,设置闸门,注意为民兴利,而且在多篇文章中讨论水利的重要性,兴修水利的具体途径以及兴修水利经常化、制度化等问题,在中国水利史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研究范仲淹的水利思想,能够帮助我们从一个非常具体的角度理解和审视范仲淹的先忧后乐观和关怀民生的伟大品格。
    一、范仲淹兴修水利的举措
    天圣年间,泰州海堰久废不治,每年都出现海涛溢入民田的祸患。西溪盐官范仲淹向发运使张纶提议修复捍海堰,为民兴利。天圣三年(1025年)秋,张纶奏请以范仲淹知兴化县,负责修筑事务。这是一项十分艰难的工程,“役既兴,会大雨雪,惊涛洶洶且至,役夫散走,旋泞而死者百余人”[2]。工程严重受挫,一时众人哗然,认为海堰不可修复,朝廷派去视察的中使也主张停止施工。朝廷又派淮南转运使胡令仪与范仲淹共同论证修复海堰的可行性,胡令仪支持范仲淹的做法。天圣四年(1026年)八月,以丁母谢氏夫人忧,去职,临行仍然致书张纶,盛言修复海堰之利。经过张纶的努力,捍海堰于天圣六年(1028年)修成。海堤横跨通、泰、楚三州,180余里,“而于运河置闸,纳潮水以通漕”,“流逋归者二千六百余戶” [3]。范仲淹海堰对防止海潮倒流、克服内涝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此后滨海泻卤皆成良田,大量的良田免遭水患。史书记载“范仲淹为泰州西溪盐官日,风潮泛溢,渰没田产,毁坏亭灶,有请于朝,调四万余夫修筑,三旬毕工。遂使海濒沮洳泻卤之地,化为良田,民得奠居,至今赖之”[4]。杨阜作《画像赞》曰:“青衫下僚,名世高节。捍患御灾,岂不在余”,又曰:“我思范公,水远堤长”[5]。后人为了纪念范仲淹,将此称为“范公堤”。
    范仲淹水利实践的另一项突出贡献是疏导太湖水入海。兴修水利是太湖地区的良好传统,在日常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6]。宋朝初年,为了保障江南漕运的畅达,毁掉了一些堤岸堰闸,使松江河道不畅,既阻塞了湖水下泄,又加速了泥沙的淤积。加重了吴中水患[7]。《禹贡》记载,“三江既入,震泽底定”,说明当时太湖(古名震泽)排水通畅。唐朝以后,由于长江三角洲的下沉,三江(松江、娄江、东江)淤积,堵塞了太湖水的入海去路,每当洪水季节,常因排泄不畅而酿成洪涝灾害[8]。景祐元年(1034年)六月,范仲淹知苏州。苏州滨临太湖,田多水患。“州比大水,民田不得耕”。范仲淹力破浮议,“疏五河,导太湖注之海,募游手兴作”[9]。这项工程还未竣工,朝廷又令其移徙明州。转运使进言范仲淹治水有緒,希望能让他留下来完成水利事务,得到朝廷的许可[10]。《宋会要》食货六一之一二四记载,“景祐间,范仲淹曾就常熟、昆山之间,浚五大浦:茜泾、下张、七丫、白茆、许浦、以杀其势,为数州之利”[11]。范仲淹自称“昨开五河,洩去积水,今岁平和,秋望七八”。 范仲淹主持兴修水利,减免了水患[12],对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很重要的贡献,《宋会要辑稿》食货七之五二评价说:“景祐间,郡守范仲淹亲至海浦,开浚五河,以疏导诸邑之水,使东南入于松江,东北入于扬子与海”。南宋黄震曾针对太湖农田水利建设指出:“田岸之事在民。在民者,在官不必虑;水利之事在官,在官者,在民不得为”[13]。所谓水利之事应指疏浚河道、修建堰闸等大型工程,而田岸之事则指好岸田滕的修筑维修。徐光启说:“昔范文正公亲开海浦,时议者阻之。公锐意完具,排浮议。疏浚横潦,数年大稔。乃谓终无寸利?为是说者,皆听受富家驱使,而妄为无稽之言也。”[14]正是在发挥和协调政府与农民各自职能的基础上,太湖流域的农田水利建设在两宋时期走在全国前列,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为本地区农业经济的全面起飞准备了硬件条件。其中不少农田水利工程还泽及后代,为太湖流域农业经济在明清时期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15]
    二、范仲淹的水利思想
    范仲淹不仅在各地任职期间兴修水利造福一方,而且著文从理论上论证水利的重要性。在《与人论吴中水利》、《上吕相公并呈中丞咨目》、《答手诏条陈十事》中,都有大量的文字专门讨论水利。范仲淹总结修堰经验,撰写了《堰记》,可惜未能流传下来。
    范仲淹的水利思想以传统的“民本”和“善政“为出发点,“圣人之德,惟在善政,善政之要,惟在养民,养民之政,必先务农。农政既修,則衣食足,衣食足则爱肤体,爱肤体则畏刑罚,畏刑罚则寇盜自息,祸乱不兴。是圣人之德发于善政,天下之化起于农亩”[16]。对于当时的社会现状,诸如“府库之灾,土木之蠹,夷狄之贪,水旱之患”[17],范仲淹表示深以为忧。只有减少水旱灾患对民众的危害,使人民富足,才是“养民之政,富国之本” [18]。范仲淹知苏州时,点检簿书,发现苏州一州之田,出稅者三万四千顷。中稔之利,每亩得米二硕至三碩,计出米七百余万硕。东南地区每年上供的数六百万硕,乃一州所出。范仲淹询访了一些年长者,得知北宋尚未占领两浙之前,苏州有营田军四都,共七八千人,专门负责田事,导河筑隄,减少水患,那时民间五十文糴白米一硕。自从北宋统一南方,“江南不稔则取之浙右,浙右不稔则取之淮南,故慢于农政,不复修举”。江南圩田、浙西河塘,大半隳废,失东南之大利,以至于江、浙之米,碩不下六七百文足至一贯者,比统一只前贵十倍,因此“民不得不困,国不得不虛矣”。又京东、西路有卑泾积潦之地,很多年前国家特令开決,水患大減。后来逐渐松弛,“渐已堙塞,复将为患”[19]
    范仲淹认为水旱灾害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经过人为的力量可以减少灾害,甚至年变害为利,“天造泽国,众流所聚,或淫雨,不能无灾。而江海之涯,地势颇高,沟渎虽多,不决不节,如无所壅,良可减害。若其濬深,江潮乃来,愆亢之时,万户畎溉,此所以旱潦皆为利矣”[20]。在《上吕相公并呈中丞咨目》,范仲淹以问答的形式,分析了治水中的一些问题,解答了人们的一些忧虑。根据水往低处流的常则,开挖河道,引水入江海,可以排除水患,“矧今开畎之处,下流不息,亦明验矣”[21]。虽然大江长淮也会出现水潮,但“来之时刻少,而去之时刻多,故大江长淮会天下之水,毕能归于海也”[22]。开挖水道必然要花费民力,但这是必须的,只要适当劳民,导达沟渎,保其稼穑,是值得的,否则“大水一至,秋无他望,灾沴之后,必有疾疫乘其羸,十不救一”[23]。也有人担忧“陂泽之田,动成渺瀰,导川而无益也”。范仲淹说,吴中之田,非水不殖,引水的目的是使水减浅以更好地耕作,“以分其流,使不停壅,纵遇大水,其去必速,而无来岁之患”。因此,引水分流是为了减少灾患,并非要“决而涸之” [24]
    范仲淹针对江南、浙西等处的不同情况,提出了疏浚、置闸、修围相结合的治水方案。首先是疏浚排水。“水之为物,蓄而停之,何为而不害?决而流之,何为而不利?”[25]只有根据水流的特点,因势利导,才能趋利避害,造福一方。知苏州期间,深入考察,发现“姑苏四郊平窊,而为湖者十之二三。西南之泽尤大,谓之太湖,纳数郡之水。湖东一派,浚入于河,谓之松江。积雨之时,湖溢而江壅,横没诸邑,虽北压扬子江,而东抵巨浸,河渠至多,堙塞已久,莫能分其势矣”[26]。由于河道没有很好地疏浚,使积水“久而未耗,来年暑雨,复为沴焉”,例如“去岁姑苏之水,踰秋不退”[27]。根据这种情况,范仲淹提出了疏导,“使东南之水入于松江,又使西北入于扬子之于海也”[28]。浙西地势低,常苦于水流不畅,虽然有沟河可以通向大海,“惟时开导,則潮泥不得而堙之。雖有隄塘可以御患,惟時修固,則无摧坏” [29]。他认为在松江的弯曲处盘龙港可以开挖河道,“父老传云,出水尤利。如总数道而开之,灾必大减” [30]。这种想法数年后得到回应,宝元元年(1038年),两浙路漕臣叶清臣主持了盘龙汇截弯取直工程,水患遂息[31],“尝建请疏盘龙汇、沪渎港入于海,民赖其利”[32]。北宋末年,苏州曾“开一江、一港、四浦、五十八渎”[33],其工程可谓浩大。明清论治水者说,“太湖之水,上流不浚,无以开其源;下流不浚,无以导其归。”[34]因为上游河水及两岸泥沙,常常导致下游河道淤塞,排水不畅,洪水泛滥。
    其次是范仲淹置闸。中间有河渠贯穿,外有门闸,遇到干旱时就开闸引江水之利,潦則闭闸杜绝洪水之害。范仲淹指出,“新导之河,必设诸闸,常时扃之,御其来潮,沙不能塞也。每春理其闸外,工减数倍矣。旱岁亦扃之,驻水溉田,可救熯涸之灾。潦岁则启之,疏积水之患”。新开的河道,要设置一些水闸,平时放下水闸防备潮水的侵袭,沙子不可能淤积在里边。每年春天清理水闸外的河道的积沙,使河道畅通。天旱之时放下水闸,“驻水溉田,可救熯涸之灾”;遇到水涝时开启可“疏积水之患”[35]。在《《答手诏条陈十事》再度提出“外有门闸閘,旱則开闸引江水之利,潦则闭闸拒江水之害,旱潦不及,为农美利” [36]。范仲淹“又于福山置闸,依山麓为固。旧址今尚存,人名曰‘范公闸’” [37]
    第三是修围。解决了泄水的问题,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地势低洼土地的水涝灾害。圩田是指将已耕熟田筑以堤围或圩岸的水利田,即在低洼地四周筑堤防止外水自由流入的田,属湿地开发之一,主要分布在江、湖、河、海周边沿岸的沼泽、破塘、滩堡、河道等低洼地区,塘、滩堡、河道等低洼地区,各地依本地习惯对其有不同称呼:两淮及江南东、西路称“圩田”,西路称“围田”,浙东路称“湖田”,两湖平原乃至长江中游地区称“垸田”,另有的地区称“院田”、“垣田”、“柜田”、“坝田”等。由于苏州大部分土地的面高程都在4米(吴淞标高)以下,古代称之为“沼泽之地”。修筑围田(即圩田)才能抗拒旱涝灾害,确保粮食丰收。范仲淹介绍了吴越政权兴修水利的措施,“曩时两浙未归朝廷,苏州有营田军四都,共七八千人,专为田事,导河筑堤,以减水患。”在总结苏州治水历史的经验后,发修围的主张,“江南旧有圩田,每一圩方数十里,如大城”[38]。宋仁宗接受了范仲淹的上述建议,下诏要求两浙等路整修圩田并河渠、堤埝、陂塘,“每岁二月间未农作时兴役,半月即罢。仍具逐处开修,并所获利济大小事状,保明闻奏,并议等第酬奖”[39]
    范仲淹上的治水主张,在中国水利史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明代农学家徐光启说:“宋臣范仲淹有言:‘修围、浚河、置闸,三者如鼎足,缺一不可’”[40],可见他对范仲淹治水策略的重视。妥善地解决了蓄水与泄水、挡潮与排涝、治水与治田的矛盾,是属于水网圩田地区进行水利建设的有效方法,从而使吴越时期开创的圩田古制,在北宋又重新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使太湖下游大片沼泽地被改造成为旱涝保收的稳产、高产田[41]
    由于官员对水利缺乏足够的认识,无意于水利事业,往往出现“有所兴作,横议先至,非朝廷主之,则无功而有毁”[42]。范仲淹提出兴修水利要制度化, 成为地方官员的重要职责,“畎浍之事,职在郡县,不时开导,刺史、县令之职也”[43]。特别是苏州、常州、湖州等地膏腴千里,是国家的粮仓,“宜择精心尽力之吏,不可以寻常资格而授,恐功利不至,重为朝廷之忧,且失东南之利也” [44]。要作为对地方官员考核的一项指标,“臣请每岁之秋,降敕下诸路转运司,令辖下州军吏民各言农桑可兴之利、可去之害,或合开河渠,或筑隄堰陂塘之类,並委本州军选官计定工料,每岁于二月间兴役,半月而罢,仍具功绩闻奏”[45]。徐光启评价说:“宋贤如范文正公、苏文忠公、朱文公、王荆公,皆命世大儒,经纶天下之大材,尚各各建策,设官置兵,尽力经营水利之事,不令有司兼管,必有所见而为之。”[46]研究者认为,宋朝中央政府“不时发表农田水利的诏令,而且把农田水利的兴建作为地方官考课黜陟的一个方面,因而从转运使到州县官在各地兴修水利,并且取得相应成效”[47]。这种政策的调整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也与范仲淹的实践和呼吁分不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范仲淹易学思想探论
下一篇:范仲淹的“以民为本”思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