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再论范仲淹的《渔家傲》写于庆州
日期:2014-01-20 14:53:22   作者:刘文戈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范仲淹的词传世仅五首,是由后人收集整理的,未录入《范文正公文集》。词虽少,但都是精品,以《渔家傲》《苏幕遮》《御街行》[1]三首为最佳,极受人们喜爱。毛泽东主席亲笔书写《苏幕遮》,而且给李敏信中说“睡不着,哼范词”, 喜欢之情,溢于言表。这三首诗的写作时间与地点都极为含糊,争议颇多。对《渔家傲》的争议主要是写作地点问题。目前有延州说、 庆州说(包括 华池)、 泾州说、麟州说。大部分研究人员意属延州。我认为是庆州而非延州,对此我曾写文辩说过,这里再作进一步考证。
    一首词写作时间、地点不明,可以从词意上考证。从这首词的内容看,首先写的是秋景,而不是写春、 夏 、冬之景。既然是写秋景,必然是身在秋天,不可能在春天眼观大雁北归而呤“衡阳雁去无留意”了。有人说:《渔家傲·秋思》,这中间有“秋思” 二字。这是后人加的,不足为凭。再是地理环境。“塞下”、“四面边声连角起”的边关,这几个地方都属塞下、边关,难以区分,但“千嶂”“孤城”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的。山顶尖为峰,山顶平为嶂,山顶圆为丘。延安城周围的山顶多是尖的,称为峰,而庆阳的山顶是平的,上面住有人家,拥有耕地,称为嶂再恰当不过了。延安的宋城跨沟而建,不能称为“孤”,而庆阳城四山围郭,绿水环城,城墙高耸挺拔,可称得上“孤”。当然,自然环境的确认是次要,主要得从词意中所表现出来的作者的思想与情绪进行分析。
    “诗言志”。写诗词要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就诗词写诗词或者就景写景,不表达思想感情的诗词起码不是好的诗词。一般是作者睹景生情,借景抒怀,看眼前的景物而抒发自己的内心感受,而且写景物,因作者的心情不同,诗词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景会不相同。同样是描写秋景的,范仲淹在《苏幕遮》上描写的秋景是“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词句清丽,意境高远,毫无秋景中常见的萧瑟凄凉之气。而《渔家傲》中描述的秋天情景就大不相同了。“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天障里,长烟落日孤城闭”给人以萧瑟悲凉的感觉,同一个人,同一个季节,为什么会表现出来如此不同的氛围来,这与作 者当时的心情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他想表达的思想感受而异。
    范仲淹戍边时间三年多,经历了三个秋天。第一个秋天,在延州;第二个秋天,在庆州;第三个秋天,初秋在庆州,暮秋在泾州。在这三个秋天里,他的心情都如何,我们通过有关历史资料的分析可以得知。
    第一个秋天,即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的秋天,范仲淹初次来到宋夏边界重镇――延州城。在这年初春(庚辰正月),宋夏发生了三川口战役,宋军战败,大将刘平,石元孙被擒,延州危在旦夕,一场大雪救了延州。朝廷内的大臣视延州为危途,无人愿意去接替范雍为知州。任命了一位叫张存的大臣,他以母老 、自己不懂军事为由,固辞不去,这时,被贬而远在江南的范仲淹自荐戍边,就任延州知州职务,担当起抗御西夏的重任。他大有“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曹植《白马篇》)的英雄气概。他在《延州谢上表》中表示: “臣职贰统戎,志存殄寇,所宜尽瘁,敢昧请行。自荐老臣,固惭于汉将;誓平此贼,讵拟于唐贤?”、“仰赖圣威,即纾边患”[2]慷慨激昂,令人振奋。他到延州时值八月,进入秋季。他到任后,一切部署都按他的思想和谋略进行。整编军队,加紧操练,收复失地,修建城垒;又为汉羌人民生命着想,通书赵元昊,劝其取消帝号,弭兵言和,等等。所以这个秋天,他虽然极为忙碌,但心情应该是愉快的,这与《渔家傲》一词中所表现出来的思想与情绪是格格不入的。同时,范仲淹在康定二年即庆历元年(1041年)三月写了一首《依韵和延安庞龙图柳湖》[3]诗,回忆描述了延州的秋景:“种柳穿湖后,延安盛可游;远怀望泽国,真上即瀛州”。“秀发千丝坠,光摇匹练柔;双双翔乳燕,两两睡驯鸥”等,何等优美而赏心悦目,这与《渔家傲》描写的秋天情景就大不相同了。为什么说此诗是回忆上年秋景呢?因为范仲淹在延州任职只有8个月,在第二年三月就被调走了。延州的春天来得迟,诗中描述的美景在四、五月以后才能有,而且这时范仲淹的守策不被朝廷采纳并已贬官,心情不会怎么好的,所以他描述的美景只能是回忆上年的秋景了。
    庆历元年的初春,情况发生了逆转,朝廷内的主战派意见占了上风,朝廷决定由泾原路和鄜延路联合出兵,讨伐西夏,范仲淹连上三表反对,朝廷并未采纳他的意见,在他一再的反对下,才留鄜延一路兵马作为牵制而用。一波未平又起一波,赵元昊给他的回信,语句狂谩,多有不敬,范仲淹就地焚烧了一部分,这就得罪了朝廷。有些大臣认为作为臣子无有外交权,范仲淹不该私自通书赵元昊;有些大臣认为范仲淹私焚赵元昊来书,其罪当诛。宋仁宗存有体恤之心,在这年三月底将范仲淹贬官耀州。在连续的打击下,范仲淹会保持初来边疆时的心情吗?从他在耀州写的《谢降官知耀州》《耀州谢上表》《乞小郡表》[4]等文章中看出,范仲淹此时心情不但不好,而且病也多了起来,虽然胘晕之疾在延安曾发生过,但在耀州更为严重,到了本州公事不能自理,“权交割通判发遣”[5]的地步。当然,他的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他的贬职,而是他的防守主张得不到朝廷的认可。他这时的心情与去年秋天迥然不同。
    在耀州任职仅一个月,朝廷又于当年五月恢复了他的户部郎中衔位,让他知庆州。庆州是个大郡,同延州在抗御西夏战争中同样重要。他来到庆州,立即奏请巡边,与羌人缔结合约,训练将士,提高战斗力,等等,忙忙碌碌,一转眼又到了秋季,这是他在边关的第二个秋天。早在这年的春天,朝廷不顾他的反对,又进行了对夏人的好水川战役,大将任福父子战死,死伤宋军兵士上万人,使边疆的军事形势进一步恶化,而他的主守策略仍未被朝廷所认识。他忧心忡忡,寝食难安,这时的秋景在他眼中,就不似“延安盛可游”的情境了,自然是“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天障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为什么要早早关上城门呢?因为继三川口战役失败后,好水川战役又失败了,形势越来越严重,边关城寨不得不提高警惕,严守以待,谨防西夏人的偷袭。在这里范仲淹对朝廷的主攻策略不满,不好直说,通过“孤城闭”的直观形象曲折的表达了出来。范仲淹的抗夏御敌的策略没有被朝廷所认可,就有了“燕然未勒归无计”之句;主意不见用,有力出不上,欲干不能,欲罢不休,只能是“浊酒一杯家万里”、“ 将军白发征夫泪”了。我同意安徽省范研专家李丛盺先生的意见:范仲淹初到延安,时值秋天,不可能有“浊酒一杯家万里”、“将军白发征夫泪”的思想。他自荐来边之初,何以有思家之念?征夫泪哪是久戍 难归的将士的眼泪,只能是他来边关两年以上才会有这种体会。以上这些情况和思想,在延安的秋季时还不具备,不可能反映在词内。
    在写这首词不久,也就是庆历元年十一月,范仲淹以庆帅身份向朝廷上奏了《上攻守二策状》,又于庆历三年初,上奏了《再议攻守》。在范仲淹一再上奏呈说下,加上三川口及好水川战役血的事实教育,朝廷终于同意了范仲淹以守为主的对西夏的策略,同意他在庆州之北修建城垒,防御西夏。大顺城的修建,不但为以后的防御西夏入侵打下了基础,更重要的是朝廷终于认可了范仲淹的策略。有什么可以与自己的主张被 上级认可并付诸实施更令人高兴的呢!因此,在修建了大顺城之后,范仲淹的心情又回到了 “壮怀激烈”的状态。这才有了脱口而出的《城大顺回道中作》诗,诗中才有了“将军了边事,春老未还家” 之句。修建大顺城,是宋夏战略形势的转折点,自此以后,宋夏边界形势一天比一天好转,虽然这年秋季又有宋军的定川寨的败仗,由于有范仲淹与其他将帅一年多时间的苦心经营,对宋朝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影响。范仲淹主动发兵往救,西夏闻风撤兵,由此赢得了宋仁宗的赏识,给他加官进爵,范仲淹坚辞了这些赏赐。这一切说明,范仲淹的心情一直是好的。十一月份,范仲淹调往泾州,虽是深秋,范仲淹心中充满阳光,秋色在他眼中能再是凄凉的吗?他的守策己为朝廷和大众所认可,还能再说“燕然未勒归无计” 之语吗?“经制西事,三年于兹”[6], 军马已练, 城寨多固,边陲稍宁,还需要“孤城闭” 吗?麟州,即今神木县。庆历四年(1044年),范仲淹以参知政事出外宣抚陕西、河东,在此期间到过麟州,此时,西夏赵元昊已派使上表称臣。因此,“泾州说”已站立不住,何论“麟州说”?
    诗词是作者心声的真实表露。据以上分析,《渔家傲》一词写于范仲淹戍边的第二个秋天即写于庆州,还有何疑惑!
    《城大顺回道中作》一诗,清新自然,明白如话,纯真质朴,喜形与色,但《渔家傲》一词就不同于前者,它是经过深思熟虑,长久酝酿,反复推敲而成的,词调苍凉悲壮,幽愤哀婉,内涵深远,而词要与音乐相配,所以它不可能即兴而作,是在州衙或军帐内经过反复推敲而写就的。



[1] 《范仲淹全集》第708页、第688页、第689页。
[2] 《范仲淹全集》,凤凰出版社2004年版,第103页。
[3] 《范仲淹全集》,凤凰出版社2004年版,第345页。
[4] 《范仲淹全集》第346-349页。
[5] 《范仲淹全集》第345页。
[6] 《范仲淹全集》第359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岳阳楼记》出邓州
下一篇:镇朔楼与岳阳楼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