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读《唐狄梁公碑》
日期:2014-01-17 15:58:25   作者:刘文戈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宋仁宗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正月十三日,范仲淹被贬,从饶州(即鄱阳郡)去润州(即丹徒郡,今江苏省镇江市)任知州,途经彭泽县,拜祭了此间的狄梁公祠。他为狄梁公的功德所感动,洋洋洒洒写下了一千九百零七字的包含敬仰之情的《唐狄梁公碑》。全篇碑文,不但盛赞了狄梁公一生重大的功绩,而且抒发了自己愿以狄梁公为榜样,报效国家、报效民众的思想感情。
    狄梁公即狄仁杰(公元607—700年),为唐代著名大臣,因封为梁国公,故有是称。武则天即位,任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后为酷吏来俊臣诬陷下狱,在武则天长寿元年(公元692年)被贬为彭泽县令,任职一年。期间,他施恩于彭泽民众,当他离开彭泽升任魏州剌史后,当地民众为感念他,建生祠予以纪念,故彭泽县内有狄梁公祠。
    范仲淹写的《唐狄梁公碑》,其内容可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即为第一段文字,高度赞扬了狄梁公的丰功伟绩,并交待了他的名字和籍贯。第二部分为文章的主体,从十五个方面列举了狄梁公的忠与孝的事实,并在每一、二件事实后面进行了极简短的评议。第三部分作了总结,第四部分为碑文的铭文。
我们先看第一段,原文是这样的:
    天地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
大厦仆,孰将起焉?神器坠,孰将举焉?岩岩乎
克当其任者,唯梁公之伟欤!公讳仁杰,字怀英,
太原人也。祖 宗高烈,本传在矣。公为子极于孝,
为臣极于忠,忠孝之外,揭如日月者,敢歌于庙
中。
    这篇碑文一开头就很不平凡,用了四个重大的自然和社会的悬念,即天地闭、日月蚀、大厦仆、神器坠来影衬狄梁公的功业艰难而伟大。谁能解决这些重大的难题?只有狄梁公。当然,这里只是虚写,带有像征意义。接着说出狄梁公的名讳和籍贯,并说明文章中取得的资料,多来之于唐李邕(公元676—747年)的《狄梁公家传》,这就是“祖宗高烈,本传在矣”一句的意思。最后说,狄梁公极孝极忠,他的忠孝事迹可与日月同辉,敢歌颂于庙堂。神器,即帝位、政权。揭:高举、揭举事实,公之于众。庙,不仅仅指寺庙,也指朝廷。这段文字用现代语言说:天地合闭,谁能将它们分开?日月全蚀,谁能让它们复明?大厦倾倒,谁能将它扶正?政权丢失,又谁能将它夺回?像岩石那样高竣伟岸,而能担当此重任的人,只有狄梁公这样的伟人。狄梁公名叫仁杰,字怀英,太原人氏。从唐李邕的《狄梁公家传》中看,他的祖宗都是些高尚忠烈之人。狄梁公继承了祖宗这些性格特点。作为人子,极为孝顺;作为臣子,极为忠贞。除了忠孝之外,我们还可以举出许多与日月同辉、能在任何地方都可为他歌功颂德的事实。
    文章从第二段进入第二部分。第二部分共列举了狄梁公的十五件事,是实写,都是狄梁公曾经的的确确做过的事。头一件写的是狄梁公赴任途中,时刻不忘双亲,表现他的孝心。文曰:
    公尝赴并州掾,过太行山,反瞻河阳,见白
云孤飞,曰:“吾亲在其下。”久而不能去,左右
为之感动。诗有《陟岵》,伤君子于役,弗忘其亲,
此公之谓欤!于嗟乎!孝之至也,忠之所繇生乎?  
    据《大唐新语》载:狄仁杰“以明经举授汴州判佐……特荐为并州法曹。其亲在河阳别业,仁杰赴任,于并州登太行,南望白云孤飞,谓左右曰:吾亲所居,近此云下!悲泣,停立久之,俟云移乃行。”这段记载同于范仲淹这篇碑文的记述。狄公是在汴州受任并州掾(古代属官的通称,这里实指并州法曹)的。赴任时,下运河,到河阳,然后上沁水,经怀州,过太行山,向北走到并州即今太原市,这才有了登太行山、向南望河阳的情景。不过范文以《诗经•魏风•陟岵》为喻,表现了狄公千里为官,时刻不忘双亲的心情。《陟岵》是叙述了一位征夫出发服役、难忘家中双亲的真实感情。诗共三段,每段分别以“陟彼岵兮,瞻望父兮”、“陟彼屺兮,瞻望母兮”、“陟彼岡兮,瞻望兄兮”开头,后面是父、母、兄三人的嘱咐的话语。这首诗的引用,具体而生动地体现了狄梁公思念双亲的孝心。随后,范仲淹感叹地说:“孝之至也,忠之所繇生乎?”就是说:孝是忠的基础,忠心是在孝心上产生的;只有先是孝子,然后才能成为忠臣。将这段文字翻译白话文,即是:狄公曾经去并州任州掾,路过太行山,登上峰顶,转身遥望远处的河阳,只见白云朵朵,向南飘去。他说:“我的父母就生活在白云复盖的下面。”由于思念双亲久久盘桓,不能继续前行。他的亲随都为他眷恋双亲的真实感情而感动不已。《诗经》上有《陟岵》诗,描述了一位征夫在出发服役前难忘家中亲属的真实感情。这就是狄公为什么要说这句话的原因。啊呀,孝心到了极点,这是忠心之所以产生的原因吧?
    第二段讲了狄梁公的第二件事,即请代同事出使绝域,表现他的仁义之心及其影响力。原文是:
    公尝以同府掾当使绝域,其母老疾,公谓之
曰:“奈何重太夫人万里之忧?”诣长史府请代行。
时长史、司马方眦睚不协,感公之义,欢如平生。
于嗟乎!与人交而先其忧,况君臣之际乎?
    狄梁公在并州任法曹参军时,他的同僚郑崇质被派作使者,去非常遥远的地方,当时郑的母亲不但年高而且有病。狄梁公就对郑崇质说:“太夫人有病,而你将出使远方,这难道要你走一路操心一路吗?”狄梁公不等郑崇质说话,就直接找州长史,要求代替郑出使。当时,州长史和司马两人正闹不团结,为公的义气所感动,就自动消除了他们之间的矛盾,齐心协力,合舟共事。狄梁公在同僚之间,都能为同事承担责任,解除忧愁,那么在君臣之间就更不用说了。这件事,在《旧唐书》有记载,在《太平广记》引《谭宾录》中也有记载。
    第四段讲了狄梁公的第三件事,即决诸滞狱及奏免权善才死罪,表现他的公正执法。碑文写道:
    公为大理寺丞,决诸道滞狱万七千人,天
下服其平。武卫将军权善才坐伐昭陵柏,高宗
命戮之,公抗奏不却。上怒曰:“彼致我不孝!”
左右筑公令出。公前曰:“陛下以一树而杀一
将军,张释之所谓假有盗长陵一抔土,则将何法
以加之?臣岂敢奉诏,陷陛下于不道?”帝意解,
善才得恕死。于嗟呼!执法之官,患在少恩,公
独爱君以仁,何所存之远乎?
    狄梁公善于判案,是历史上有名的破案、判案的高手。所判的案例有传奇色彩,编演的电视剧非常吸引人。文中说,他共判疑案牵扯一万七千多人,都比较公平合理。这里举了一件武卫将军权善才伐唐太宗的昭陵内一棵柏树的案子,唐高宗李治要处死权善才,而狄梁公不畏皇帝的雷霆之怒,劝解高宗收回了成命,免去了权善才的死罪。从这件事上,表现了狄梁公勇于直谏的性格。不仅如此,范仲淹在此段文字之后说:凡是司法界的官员犯了一个通病,只认法,不重情。而狄梁公在执法的过程中,不但执法公正,而且诱导皇帝以仁爱之心治理天下,这种做法用意十分高远。这段文字中,引用了汉代的一个故事。汉文帝时,有人偷盗了汉高祖刘邦座像前的环,文帝大怒,将此人发往管理司法的廷尉衙门治罪,要求杀其全族人。廷尉张释之认为罪当只杀此人头,不能诛连全族。文帝不答应,张释之取下官帽跪地奏说:按法津这样处理就足够,如果因为盗窃宗庙的器物而杀其全族,那么有人私取埋葬汉高祖陵墓上的一铣土,那么会定什么罪呢?过了几天,文帝将这件事告诉了皇太后,皇太后赞许张释之的意见。由于这件事,张释之得到天下民众的称赞。
    第五段,讲了狄梁公的两件事,一是奏罢别开御道,二是奏毁江南淫祠千七百所的事,表现他的刚直足以正鬼神。文曰:
    高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下。彼俗谓盛服
过者,必有风雷之灾。并州发数万人别开御道。
公为知顿使,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
洒道,彼何害哉?”遽命罢其役。又公为江南巡
抚使,奏毁淫祠千七百所,所存唯夏禹、太伯、
季子、伍员四庙。曰:“安使无功血食,以乱明
哲之祠乎?”于嗟乎!神犹正之,而况于人乎?
关于妒女祠的说法,见之于《朝野佥载》和《酉阳杂俎》。《朝野佥载》中说:“并州石艾、寿阳二界有妒女泉,有神庙,泉水沉洁澈千丈。祭者投钱反羊骨,皎然皆见。俗传妒女者,介子推妹,与兄竟。去泉百里,寒食不许举火,至今犹然。女锦衣红鲜,装束盛服,及有人取山丹、百合经过者,必雷风电雹以震之。”唐高宗要去汾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范仲淹在庆州所留诗文考释
下一篇:《岳阳楼记》出邓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