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范仲淹《岳阳楼记》的文化审美新解读
日期:2014-01-17 15:07:25   作者:徐克瑜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耀,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一、文化诗学的研究视角与文学作品文化意义的发现与解读
    文学是一种语言、审美和文化的建构,这一语言、审美和文化的文学本体观念和研究维度已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可。从文化符号学的角度来考察,文学艺术无疑是人类用语言符号创造的一种审美性的精神文化产品,而艺术符号使创作者的审美意识、审美心理与审美文化、创作主体与客体得到联结与沟通的载体,以此通过艺术的创造来超越自身有限而获得审美自由之境的一种基本手段、方式和途径。与其他艺术一样,散文是散文家用语言符号表达其审美意识和文化观念的符号系统,对于我国古代散文而言,散文家们用具体的语句和意象作为某种文化符号来创造具体审美情景,然后将其升华为某种文化意境类型,而意境在传达散文家审美情感体验的同时也传达出散文家的某种文化人格、思想观念和文化精神。所以说,散文的意境不是一般评论家所认为的只是表达一种纯偶然的感性的情思、情景和情绪的纯粹的审美艺术之营构,它之中凝固着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整体的审美情绪、文化人格、思想观念和道德精神境界,它是散文家主体心灵意蕴总体的审美指称与文化象征,因而具有强大的文化人格精神的涵盖性和深刻的文化思想哲学的能指性。可以说,中国古代散文的意境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艺术化、审美化了的文化思想和人格精神,是散文家人格精神与文化哲学一种艺术和审美化的显现与传达;散文意境的创造展现的是散文家对自然本体、心灵本体、道德本体的人格精神本体审美化的体验、探寻与崇拜;而对散文的意境的接受表现的是接受者对散文的创造者的文化人格精神与主体道德人格内涵的感悟式的认同、体验与崇拜。真正上乘的散文意境佳作,它都会指引我们去参悟宇宙人生的奥秘,会直接诉诸创作者与欣赏者的灵与肉,使他们的主体人格得到审美感化、文化熏陶和品格提升。而散文意境强大的人格力量不是空穴来风,其主要源于某种深厚的道德思想浸润和文化积淀。在创作中,不同的文化思想观念会导致散文家不同的文化人格类型,而不同的散文意境范型也就有不同的思想文化观念和文化人格类型作支撑,这就是传统的文化思想观念和文化人格与中国古代散文意境的审美范型的内在关联。明乎此,我们就会知道任何散文创作都是创作主体的文化思想观念与道德文化人格的审美性的表达。下面拟从儒家审美文化人格和思想道德境界对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作以审美文化新解读。
    那么,在具体的文学研究和文本解读中又是如何去发现文学所负载的文化意义和蕴涵呢?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学者们,把文学的文化阅读分为“品质阅读”和“价值阅读”,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较好的解读渠道和方法。而由童庆炳先生近年来所倡导的“文学的文化诗学”的研究理念、视角与方法,也许能够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一条思路。文化诗学的文学研究方法就是首先把文本当作一个充满诗性智慧的审美对象来研究,即研究它独特的审美心理、审美结构、审美蕴涵、审美属性和审美特质。其次,又把文本放在它产生的大文化背景下进行宏观的文化考察和观照:一是考察和观照这个文本和这种大文化背景的深层的内在关联,二是又把这个审美文本作为文化考察和研究的对象,通过语言、结构和审美性的解读挖掘出它其中所包含独特的文化意蕴和文化蕴涵。文化诗学的文学研究视角就是将这种宏观文化与微观审美、内部的文本细读与外部的文化历史研究结合起来。重要的是,它又将这种文化与审美的体验和分析紧密结合起来,通过文化认同体验达到审美的认同体验、通过审美的认同体验达到文化的认同体验,把这种对文化的认同体验与这种审美的认同体验紧密结合起来,从文化中见审美,又从审美中见文化,这种研究方法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通过内外考查、双向互释的研究模式,能够准确挖掘潜藏在文本中独特的文化蕴涵,并且将这种文化考察与审美分析紧密结合起来。
    二、范仲淹《岳阳楼记》的审美文化解读
    (一)审美结构与品质性的解读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开篇就交代了写这篇“记”的由来。(“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接着,他把文艺摄像机的镜头直接对准了“洞庭一湖“,对其雄宏壮阔的景观、险要的山川形势和八面通衢交通要冲位置进行了“总写”,不但使洞庭湖的景物特色集中而突出,省去了散漫平铺的枝蔓之笔,也为后边展开的慷慨抒情埋下了眼线与伏笔,做了有力的铺垫。(“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接着,作者笔分两杈,由景入情。先大力状写洞庭湖以及与洞庭湖相映衬的山岳,阴暗凄惨,悲切动人,而会聚于此的“迁客骚人”,本来就百事逆心,怏怏于怀,楼头举目,情与景谐,“满目萧然”,能不“感极而悲”吗?(“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耀,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这是一种景色,一种情怀。它令人兴怨,令人同情。紧接着,作者笔头一转,景色陡然由“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惨状,转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的佳境,使人陶醉于大自然美好风光而“宠辱皆忘”。(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前边的那一大段文字,那种凄凄惨惨戚戚,使人惊心动魄,深深赞叹作者淋漓尽致的雄健笔力,它象苏辛的雄浑壮美的词风。它在审美上为我们创造与描述了一种崇高与壮美的冲突之境:一种以空间体积无限巨大与气势力量无比强劲为特征的美,很符合康德所说的“数量与力学的崇高美。”这后一段用工细的柔翰,写景如画,微妙清丽,如词中的婉约清丽一派。这一段文字,它不但有“色”,而且有“声”,这十四个四字排句,诗境画意,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令人心旷神怡,令人击节赞赏。它在审美上为我们创造与描述了一种优美与秀美和谐之境:平和、宁静、温婉、喜悦之境,很符合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说的“温柔的喜悦与宁静的美丽”的优美感的审美特点。这两段文章,相互对照,前后映衬,越显出它们引人的魅力。
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这两段迥异的描写景物的文字,如双峰对峙,而突出末节,一柱擎天。读到这里,才知道上边的两段文字,原来是为这末尾的抒情表意作映衬。这个结穴,才是作者主旨之所在,也就是此文之所为与之所作的原因。(“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范仲淹父子的庆州诗旅
下一篇:试说范仲淹的《苏幕遮》《御街行》皆为悼亡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