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父子的庆州诗旅
日期:2014-01-17 15:01:51   作者:刘治立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从宋仁宗庆历元年(1041年)到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的五十年间,范仲淹父子两代三人四知庆州,并且多有建树,这在庆阳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范氏父子的庆州仕宦历程,虽遇到了无数的艰险困遏,但他们却能以无畏的勇气克服困难,保一方平安,为国屏藩,同时也将自己的感受以诗歌形式表达出来。
    范仲淹于庆历年间知庆州,他爱抚士兵,推诚接待羌族,使汉、羌民族得以和平相处,很得人民的爱戴。他写过几首反映边塞生活的诗词,《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是非常有名的一首。词中写道: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这首词是写边塞的萧条景色和远离家乡、久戍边塞的将士们的沉重心情的。心情是主,景色是宾。上阕以写景为主,下阕以抒情为之,但两者不是孤立的,而是景中寓情、情由景生、相辅相成的。从内容上看,景从属于情,情制导着景,所以全词的重点在下片,上阕对它起铺垫作用。“千嶂”、“长烟”、“落日”、“孤城”四个景点并非是不分轩轾的并列关系,而是主宾有序的。“孤城”是核心,前三者是它的反衬。这样措置,是为了突出孤城在空间上的渺小孤独,环境上的凶险紧张,从而再暗示出困守孤城的将士们艰苦紧张的生活,孤城愁烦的心情。范仲淹所提出的问题,在他以前,还不曾在文人词中反映过,以后也不多见。贺赏《邹水轩词筌说》:“按宋以小词为乐府,被之管弦,往往传于宫掖。范词如‘长烟落日孤城闭’、‘羌管悠悠霜满地’、‘将军白发征夫泪’,令‘绿树碧檐相掩映,无人知道外边寒’ (吴融《华清宫二首》之一)者听之,知边庭之苦如是,庶有所警触。此深得《采薇》、《出车》、‘杨柳’、‘雨雪’之意。”《渔家傲》是范仲淹的代表作之一,题材新颖,构思超卓,可以说是他戍边守土的实感记录,开创了以边塞题材入词的先河。
    范仲淹从大顺城返回庆州,写了一首五言绝句《大顺城》:
三月二十七,羌山始见花。将军了边事,春老未回家。
    短短二十个字,边地的苦寒和将军征战的艰辛跃然纸上,与同时期写的《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有异曲同工之妙。修筑大顺城,是范仲淹戍边的一大功绩,史称“版筑皆具,旬日而城成”,但修建和防守并非一帆风顺的,面对西夏军队的骚扰,人心浮动,“昨庆州修大顺城,建事之初,日有寇至,人情畏惧,却求中辍”。范仲淹派张去惑“往彼劝谕将佐,昼夜兴工,众乃同心,方能集事”。范仲淹又派张焘前去鼓舞士气,并亲自驻扎下来与将士们共同防守。范仲淹晚年在邓州碰见了张焘,追忆起当年大顺城的峥嵘岁月,感慨不已,奋笔写下《送河东提刑张太博》:
忆守姑苏日,见君已惊人。翩翩幕中画,落落席上珍。
强记及敏力,一一精如神。洎余领西帅,密与羌夏邻。
君来贰边郡,表里还相亲。有如得四支,周旋卫其身。
予始按方渠,兵行百物陈。而君主其事,进退皆有伦。
羌酋八九百,醉歌喜齗齗。传告以号令,再拜冈不驯。
作城大顺川,扼胡来路津。汉军始屯集,虏骑俄纷纶。
诸将稍畏怯,偶语辞艰辛。君跃匹马去,入险将死滨。
持挝画祸福,虎校靡不遵。呼兵就畚锸,悦使咸忻忻。
昼夜战且役,城成未逾旬。虏乃急攻我,万众生烟尘。
仓惶被矢石,遁走无逡巡。君驰奏阙下,感慨动中宸。
是秋怀敏败,虑势侵泾源。天地正愁惨,关辅将迸奔。
腹心苟不守,皮肤安得存。予召蕃汉兵,趋邠当北门。
诸将切切议,谓宜守塞垣。惟君力赞我,咸镐为本根。
全师遂鼓进,连城息惊喧。果释天子忧,奖诏垂明恩。
予贰机衡重,君掌食货繁。岂敢懈夙夜,未尝摅笑言。
今叨领南阳,会君乘使轩。携手百花洲,无时不开樽。
语论极今古,情契及子孙。气同若兰芝,声应如篪埙。
浩歌忘物我,剧饮无凉暄。自问平生心,此乐曾几番。
一旦改使节,匆匆指并汾。惜别固不忍,赠行当有云。
從来宿兵地,北与胡汉分。长河出紫塞,太行入青云。
天然作雄屏,览者怀忠勋。行府在平阳,山川秀氤氲。
尧民击壤歌,千古犹得闻。君有经济心,润以金石文。
揽辔问风俗,坐堂精典坟。此道日益大,行行思致君
    张焘字景元,曾任天章阁待制、陕西都转运使,“才智敏给,常从范仲淹使河东。至汾州,民遮道数百趋诉,仲淹以付焘。方与客弈,局未终,处决已竟”。在出使河东期间,范仲淹与张焘意气风发,畅叙数年前同在边塞时的情景,写下了《与张焘太博行忻代间因话江山作》,当年环庆路慷慨悲歌的气概再度得到渲染:
数年风土塞门行,说着江山意暂清。
求取罢兵南国去,满楼苍翠是平生。
    范仲淹戍守环庆路时,不仅重视城寨的修筑,也很重视发展农业,他在《劝农》中写道:
烹葵剥枣古年丰,太守劝农农勉听。
莫管时殊俗自同,从今再愿调豳风
    范仲淹的精神感染着后人。绍圣元年(1094年)至三年(1096年)穆衍知庆州期间,拜谒范公祠,瞻仰范公画像,写下《范仲淹赞》以示敬仰:
英英如神,岩岩如山。
仁义道德,盎于颜间。
大忠皋夔,元勋方召。
以赞中枢,以尊岩庙。
祐我仁祖,格以皇天。
是敬是虔,不倾不骞。
维庆有祀,邦民思式。
庆山可夷,兹堂巍巍。
    赞文用四言写就,对范仲淹的高风亮节雨衣褒扬,最后以“庆山可夷,兹堂巍巍”,认为范仲淹的英名与山河同在。范仲淹的品格影响了穆衍,据史书记载,穆衍曾任华池令,有个人家的耕牛被割断舌头,却不知道何人所为,就告到了县衙。穆衍令主人将断舌的牛杀掉。第二天,牛主人的仇家控告私自杀耕牛,穆衍说:“断牛舌者乃汝耶?”经过审讯,诬告者服罪。穆衍“为政得民心”“德之足以感人”,颇具范仲淹的风范。
    范纯仁知庆州,继承了其父的做法,注意搞好民族关系,尊重各民族的习俗,曾作《蕃舞》记载蕃族民众歌舞的场面 :
低昂坐做疾如风,羌管夷歌唱和同。
应为降胡能舞朴,不妨全活向军中。
    该诗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边地蕃族独特的民俗风情,也表达了自己以德化人,实现边、内和同的政治愿望。
    范氏的朋友们也非常关注他们在庆州的生活,也以诗歌相互唱和。苏轼以《送范纯粹知庆州》对范纯粹进行鼓励:
才大古难用,论高常近迂。
君看赵魏老,乃为滕大夫。
浮云无根蒂,黄潦能须臾。
知经几成败,得见真贤愚。
羽旄照城阙,谈笑安边隅。
当年老使君,赤手降玉兔。
诸郎更何事,折捶鞭其雏。
吾知邓平叔,不斗月支胡。
    苏轼慨叹其身怀旷世之才而得不到重用,为其遭遇鸣不平。
    范纯仁之后,范纯粹继任庆州知府。范纯仁虽然离开了庆州后,但仍心系环庆州,惦念范纯粹,曾作《酬庆州五弟》以示想念和鼓励:
仲氏居清琐,予西各大州。
报君当尽节,省已全回头。
继述将何有,荣华过即休。
相期知止足,里社早同游。
    范纯仁在诗中动之以亲情,晓之以大义,以“报君当尽节”与弟弟相互勉励。范纯粹继父兄之后知庆州,范氏一门与庆州结下不解之缘,黄庭坚也作《送范德儒知庆州》相赠:
乃翁知国如知兵,塞垣草木识威名。
敌人开户玩处女,掩耳不及惊雷霆。
平生端有活国计,百不一试藐九京。
阿胸两持庆州节,十年麒麟地上行。
潭潭大度如卧虎,边头耕桑长儿女。
折冲千里虽有余,论道经邦正要渠。
妙年出补父兄处,公自才力应时须。
春风旌旗拥万夫,幕下诸将思草枯。
智名勇功不入眼,可用折棰笞羌胡。
    诗中回顾了其父兄先后知庆州的业绩,希望他能像父兄一样为国家效力。范仲淹五十二岁知庆州,范纯仁四十七岁知庆州,范纯粹知庆州时只有三十九岁,因此称其“妙年出补父兄处”。给予很高的期许。
    范仲淹父子四人立功庆州,三人相继任庆州知州,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晁补之在《送龙图范丈德孺帅庆》中写道:
君不见,
先君往在康定中,奉诏经略河西戎。
大顺胡芦尽耕稼,贼书不到秦关东。
边人咸识侍中子,至今犹说将军似。
给事文武龙图贤,大冯小冯安足言。
龆年书传有肝胆,二十起家车槛槛。
蛟龙云雨时可用,麒麟图画功非晩。
况闻驰传厌山谷,顷时河陇严飞挽。
朝廷属休兰会兵,秦人倚庆为长城。
时平斥堠正须远,军闲留田未宜轻。
东风浩浩吹榆柳,相劝西城古原酒。
班春曷不问遗老,先公远谋尚多有。
女郎山下万貔貅,部曲肥马身轻裘。
此曹赏赐饱无用,谈话岂得希封侯。
赵边今日须李牧,士无超距姑食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范仲淹《岳阳楼记》的文化审美新解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