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庆阳戍边政绩浅说
日期:2014-01-17 11:31:41   作者:慕甲騉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北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年)十月,李元昊亲率西夏大军入侵庆州(今甘肃庆城县),面对西夏背盟毁约的突然挑衅,宋廷措手不及。朝廷内以范仲淹为首的主和派,以韩琦、尹洙为首的主战派相持不下,宋仁宗也举棋不定。边关告急,朝廷无奈,急招缘边都巡检杨遵和柔远寨监押卢训慌忙出兵阻夏。由于边境三十年没有发生过战争,朝廷长期以来采取消极的边防政策,士兵平时不进行军事训练,未经战争考验,加之主帅范雍昏庸怯懦,所以遇战即败。环庆路都监齐宗矩、走马承受使赵德宣与宁州(今甘肃宁县)都监王文率兵援救,又中了夏军埋伏,全军被虏,主帅“自缚乞降”、士兵“割鼻刴耳”,损失十分惨重。
    宝元元年(1038年),宋仁宗委派夏竦为泾、原、秦、凤安抚使,为陕西边防最高军事统帅;范雍为鄜、延、环、庆安抚使,为副帅,此二人皆昏庸无能。因此,宋夏边境狼烟滚滚,战争频起,北起延庆,西至甘凉诸州,大片国土被侵占,堡寨被攻破,牛羊被掠夺,边民苦不堪言。
    庆历元年(1041年)正月,仁宗命韩琦与范仲淹合谋应机乘便,出师征讨西夏。韩琦主战而范仲淹主和,他俩怎能合谋讨伐西夏呢?不过仁宗要他俩“应机趁便”,却给了范仲淹一个台阶下。此前范仲淹在延州边境担任副帅,他了解宋军边防官兵、战阵、工事等方面有致命的弱点,瘫痪的趋势,一时难以扭转,范仲淹认为主动出击是一种冒险行动。将领指挥水平差,士兵的战术素养低,二十万大军又散布在沿边一线,关中腹地防御力量空虚,万一夏兵避开宋兵锋芒,直击关中,断绝四川运粮后路,则陕西失守,危及皇都。但是,面对圣旨,是不能抗拒的,他只好找理由说:“中原将士不适西夏寒冷气候,等待春暖再开战,现在只能主坚守,兼攻击。这时,夏进军至渭州(今甘肃平凉市),韩琦令环庆路副总管任福率军追击至好水川口,中西夏伏击,指挥官任福等16员将领战死,士兵殉难达13000余人。主帅夏竦为其收尸,副帅韩琦被降职,痛悔不迭。实践证明,范仲淹提出对西夏进行牵制和招纳的策略是可行的,而韩琦、尹洙贸然出击最终导致了好水川的惨败。这年五月,韩琦此时亦倾向范仲淹的守边策略,便向仁宗推荐范仲淹为陕西边防副帅,使范仲淹由一名主管后勤的陕西都转运使变为前线带兵的陕西环庆路(今甘肃庆城、环县)安抚招讨使,兼知庆州。
    范仲淹到庆州后,连上《攻守议》、《再议攻守》等疏,详细阐述了防御西夏的军事策略。他的好友、诗人苏舜钦得知昔日同僚好友出任庆州戍边时,回想起四年前发生在宋夏边境的庆州惨败状况,出自对国家的责任和对朋友的关心,苏舜钦便用尖锐的笔锋,把北宋统治阶级的昏庸、腐败、边将骄燥无能以及庆州惨败状况和宋军将士所蒙受的羞辱写进《庆州败》诗中,赠给好友范仲淹,希望他引以为戒,完成保卫边疆的大业。其诗云:
无战王者师,有备军之志。
天下承平数十年,此语虽存人所弃。
今岁西戎背世盟,直随秋风寇边城。
屠杀熟户烧障堡,十万驰骋山岳倾。
国家防塞今有谁?官为承制乳臭儿。
酣觞大嚼乃事业,何尝识会兵之机?
符移火急搜卒乘,意谓就戮如缚尸。
未成一军已出战,驱逐急使缘崄巇。
马肥甲重士饱喘,虽有弓剑何所施。
连颠自欲堕深谷,虏骑笑指声嘻嘻。
一麾发伏雁行出,山下掩截成重围。
我军免胄乞死所,承制面缚交涕洟。
逡巡下令艺者全,争献小技歌且吹。
其余劓首放之去,东走矢液皆淋漓。
道无耳准若怪兽,不自愧耻犹生归!
守者沮气陷者苦,尽由主将之所为。
地机不见欲侥胜,羞辱中国堪伤悲。
    范仲淹牢记好友的劝勉,到庆州后慎密调研发现,宋军边防存在官兵散漫、战阵无序、后勤无保障、边防工事凋毁等颇多弊病。于是,他先从将士体制上着手改革,废除了临阵按官级低微者先出战的下策。他说“不量敌众寡而出战,以官为先后,取败之道也。”正在范仲淹实行一系列的军事体制和战略防御的改革之际,却遭到了副帅韩琦的极力反对。
    庆历二年(1042年)九月,西夏攻打渭州。韩琦认为敌人倾国之兵只有四、五万,而我朝泾原屯兵七万,鄜延屯兵六万八千,环庆屯兵五万,秦凤屯兵二万七千,足以打败弱小的西夏。这次韩琦小视了西夏,实际上西夏拥有十万精兵,这是导致渭州失败的原因之一;他抱着激愤心理,为延州、庆州的战败报仇心切,从而主张大举实行反击,疏忽了边境远程分散的二十多万军马,这又是导致渭州失败的一个原因。这时候,惯于推卸责任的主将夏竦派主战的韩琦、尹洙等回京请战,优柔寡断的宋仁宗却批准了这个大反攻的计划,夏竦又派尹洙说服范仲淹与韩琦共同发兵。而范仲淹认为现在发兵时机不成熟,只有失败,所以坚决不从。但宋仁宗为雪三川口和好水川惨败的耻辱,在出击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听信主战派建议,调集数万人马,任命不懂军事的葛怀敏为统帅,出击西夏。结果,陷入夏兵重围,主将葛怀敏战死,全军覆没。李元昊在这次出兵之前,给韩琦和范仲淹都去了请和信,范仲淹认真地给他写了回信。他在《答李元昊书》中戒谕元昊,令去帝号,守臣节,籍报历朝恩遇。他认为这是劝李元昊纳降讲和的好机会。
    从表面看范仲淹对西夏的态度既单纯又消极,甚至是怯懦,而实际并非如此。他认为现实可行的战略方针就是加强边境堡寨的防御力量,然后寻找敌人防守薄弱环节,相机攻击敌人。所以刚到庆州上任,就检阅军队,淘汰老弱残兵,同时对于军事制度进行了改革,选拔和奖赏了一批下级有功官兵,还招募沿边懂羌语、熟悉羌俗的壮丁为弓箭手(即民兵),他们既熟悉边境山川地形,又强悍敢战,况且因保卫家乡,其斗志高昂。经过严格训练后,成为一支戍边劲旅。他废除了军策、战机、军需等各方面的弊病。从设防漏洞着手,在宋夏交战地带构筑环州(今甘肃环县)至华池、合水、庆州一带堡寨2处,烽火墩52处,构成了一线坚固的防御体系及军事通讯。他上疏请筑原州细腰城(今甘肃镇原县西北细腰张家)、葫芦城(今镇原县北十八岘)、环州青涧城(今环县北)、平定川平戎寨(今甘肃合水县太白境)、固城川五亭寨(今合水固城)、华池二将城等城池,重建边防体系,作为戍边的长远策略。他还上疏《守边勤政十事》、《宋夏沿边诸路委将遣兵策》均获恩准。他在奏疏中直陈时弊、抒写抱负,明知朝政复杂的政治逐角及人际关系的险恶,但他还是忧国忧民。
    范仲淹到庆州后的第二年三月,密令长子纯祐和蕃将赵明率兵偷袭西夏军营,夺回了庆州西北的马铺寨。他又秘密率兵进入了马铺寨,突然下令就地筑城。在短短后十天内,筑起了一座新城,取名大顺城(今甘肃华池县东北),并附设大顺水寨,监测预报敌情。大顺城是范仲淹亲手规划抢筑的,因其地理位置在敌腹中,是宋夏争夺的战略要地,长期被西夏占据,于成两侧构筑堡寨,成为呼应的坚固战略体系。自筑城后沿边的白豹、金汤等敌寨再也不敢妄犯宋境,直至西夏天亡,先后九次攻打大顺城,均因城固势险而未克。范仲淹还在沿边军事薄弱要地增筑乐业城(今华池县悦乐),安置内附的边民,复筑永平寨(今庆城县北)和原州鹁鸽原堡寨(今镇原县柳泉)。细腰、葫芦城北有二川,各有通道直通西夏国都兴庆,自筑城后断敌通道,宋夏边境自此固若金汤。一时沿边的明珠、灭臧、康奴诸羌纷纷归顺内附。范仲淹下令全部接纳、安置,使蕃汉百姓同居乐业,赢得了民心。曾与西夏有过勾结的酋长600余人因受其感召,与宋建立友好盟约。在西夏国流传有“南朝来了小范老子(指范仲淹)胸中自有数万甲兵;不比前日大范老子(指范雍)可欺骗的。”
    范仲淹又在青涧城置役军400名,开垦营田千亩,屯军耕种,即解决了军需,又节省了运送粮食的兵力,减少了百姓的负担。有一天,他视察大顺城时,看到守军将所夺敌境垦为营地,迁移熟羌户耕种,边防已趋稳定,呈现一派太平乐业景象,觉得如释重负,随即吟《劝农》诗道:
烹葵剥枣古千年,莫管时殊俗自同。
太守劝农农勉耕,从今再愿调豳风。
    庆历四年(1044年)七月,西夏主李元昊不得不诚服宋廷,只好遣使与宋讲和。仁宗册封他为西夏国主。从此后宋夏边境太平了十余年。范仲淹筑大顺城返回途中,遥望远山,开满白里透红的山桃花、狼毒花,思绪万千,随即吟诗道:
三月二十七,羌山始见花,将军了边事,春老未还家。
将军当时56岁,鬓生白发,体力欠佳。转眼又到秋天,范仲淹前往庆北巡查防务,再次

相关热词搜索:范仲淹 庆阳戍边

上一篇:试论范仲淹御夏安边的军事思想及其实践
下一篇:范仲淹文武人生浅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