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宋夏时期的大顺城争夺战
日期:2014-01-01 17:21:00   作者:刘治立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环庆路是西夏通向关中的要道,宝元年间,夏竦在《陈边事十策》中提出:“今之关塞,延安险阻,秦州地远,易为控扼。最忧者泾、原,次则环、庆。泾、原莫急于庆州,戎人狡猾,必不肯舍平易而趣险隘。”[1]泾原和环庆正好处在无险阻的平坦地段,因此发生的战争也最为激烈。
沿边城寨,是宋军进攻的基地和防守的要塞。陕西沿边的堡寨,从宋太祖建隆二年(961年)开始修建,以后屡有营造,其中宋仁宗时所建最多。范仲淹知庆州时,先后修筑了大顺城等城、堡、寨[2]。据不完全统计,到宋末,陕西五路共有堡寨二三百个,其中环庆路五十二个,泾原路之原州十个。环庆路堡寨数量及规模居五路之首。
    一、大顺城的修筑
    沿边筑城,是范仲淹贯彻以防守为主的御敌策略的主要方式。据嘉靖《庆阳府志》卷八《兵防三·关隘》记载,范仲淹在环庆路修建或改建的城寨,有铁边山寨、葫芦泉寨、槐安镇、五交镇、白豹寨、金汤寨、柔远寨、槐安东峪寨、槐安西峪寨、永和寨、泥寨、雪泥寨、定边寨、凤川镇、平戎寨、石昌镇、安塞寨、甜水堡、平远寨、团堡寨、木钵寨、平戎寨、白豹城、大顺城、业乐城、细腰城、肃远城、乌仑城等。此项记载并不完善,有的为范修筑而缺录,有为其它时代修筑而附会于范。但由此可以看出,北宋以后人们对范氏维护环庆路安宁、保百姓平安的感戴之情。
    范仲淹组织修筑的众多城寨中,最为有名的是大顺城庆州东北的马铺寨,“深在贼腹中”[3],处于后桥川的冲要之处,“南通凤(川)、华(池),北扼白豹、金汤,种落强悍而善耕,久不能城”[4]。柔远、白豹、金汤三寨和马铺寨相距各为四十里左右,如果在马铺修城,可取深入夏境之势,成为前哨,同时可隔断夏人与暗帮夏人的明珠、灭藏等族的来往。范仲淹看中了这个地方,决定在这里筑城。
    庆历二年(1042年)三月二十三日[5],范仲淹秘密派遣其子范纯祐和蕃将赵明,率军占领马铺寨,运去了筑城工具和材料,自己则亲驻柔远寨策应。其部将开始并不知道军队往何处开拔,到达柔远寨(今甘肃华池县城)后,他下令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筑城工具,迅速修筑城堡。开始筑城时,常有夏兵骚扰,宋军军心浮动,有人提出停止修筑,范仲淹“遂差张去惑往彼劝谕”,陈明利害,日夜兴工,城池在十天内就筑成了。[6]范仲淹到马铺慰劳将士,告诫士兵要作好应战的准备。期间范仲淹写了一首五言绝句《城大顺回道中作》:
三月二十七,羌山始见花。
将军了边事,春老未还家。
短短二十个字,边地的苦寒和将军征战的艰辛跃然纸上。
    在马辅所筑城寨依山而建,控扼要塞,“深矣如泉,高焉如山,百万雄师,莫可以前。”[7]城筑起后,与白豹、金汤等城堡遥相呼应,对西夏产生了一定的制约作用。西夏发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现了一座宋城,非常惊慌,元昊亲率三万骑前来争夺。范仲淹沉着指挥,与敌军拼杀,西夏军队无法突破宋军防线。正在血战中,西夏军队突然撤退,伪装逃跑,范仲淹告戒诸将“战而贼走,追勿过河”。夏军撤退后“追者不度,而河外果有伏。贼失计,乃引去,于是诸将皆服,以为不可及”[8]
    夏军退却后,范仲淹“择士以守,择民而迁”[9],巩固了大顺成的防御线。史载“大顺城、西谷寨有强人弓手,天禧间募置,番戍为巡徼斥候,日给粮,人赋田八十亩,能自备马马者益赋四十亩。遇防秋,官给器甲,下番隨军训练。及是为指挥六”[10];“大顺城,二十三族,强人三千四百九十一,壮马三百十四,为一百四十一队。”[11]四月三日,范仲淹奏请并为之赐名“大顺城”[12]。宋廷嘉奖了范全、张继勋等有功将士,“环庆都监、左藏库副使王遇为供备库使,都巡检使、右骐骥副使范全为宮苑副使,柔远寨主、內殿承制谭加震为供备库副使,权庆州都监、西头供奉官张继勋为东头供奉官、閤门祗候,赏大顺城却敌之功也。”[13]
关于大顺城的具体方位,宋人记载“大顺城,新城北据两川之口,东自乌川路至故凤川城,西自后桥堡川路至十二盘堡,北自椵木岭与夏国以古道分界。东至花池县界,西至柔远寨界。其椵木岭即突厥川也,东至乌川,西至十二盘堡,南至州,北至蕃界十五里。”[14]近年经实地勘查研究,认为今华池县山庄乡二将城即大顺城;二将城附近老爷岭至紫坊畔的山岭即椵木岭;秦直道即引文中所说的古道,城址对面有水寨的遗迹,在城址上还发现了“大顺城”残字瓦当。这种观点应该是可信的。[15]
    大顺城筑成,在环庆和鄜延路结合部的交通要冲有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坚强堡垒[16]。范仲淹修筑的大顺城完工以后,与先后修筑的城寨共同构成严密的防御线。这条防御线以大顺城为中心,柔远、荔原堡为两翼,以其后夺取的安疆寨、白豹城、金汤城成为前伸的犄角,成为庆阳东路防卫要塞。《宋史·地理志》记载,环州、庆州的许多城寨,如环州的兴平城、安边城、清平关、罗沟堡、阿原堡、朱台堡,庆州的安疆寨、横山寨、宁羌寨、府城寨、通塞堡、麦川堡、威宁堡等,都得到皇帝的赐名,足见其受重视的程度。
    二、大顺城争夺战
    江天健提出“北宋堡寨防边战术主要是控制要害险隘之处,扼守西夏入侵路径,使其不能深入为患”[17];史念海认为,“正是由于缺少关隘固守,因而设置城堡固守就具有了特殊的防御意义”[18]。大顺城深入夏人腹中,筑成之后,边患减少,因此在抗击西夏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至大顺城而东北为招安寨,寨为鄜延之项背,守之足以断贼南侵,弃之则关陕之祸且剥肤”[19]。“大顺城既成,而白豹、金汤皆不敢犯,环庆自此寇益少。”[20]大顺城被西夏视为眼中钉,很想将之拔除。
    治平三年(1066年)九月,李谅祚亲率五万军队“大举攻大顺城,分兵围柔远寨,烧屈乞村,栅段木岭,州兵、熟户、蕃官赵明合击退之。”[21]面对西夏的进攻,环庆经略安抚使蔡挺据险固守,“挺尽敛边户入保,戒诸寨无出战。谅祚亲帅军数万攻大顺,挺料城坚不可破,而柔远城恶,亟遣总管张玉将锐师守之。先布铁蒺藜大顺城旁水中,骑渡水多踬,惊言有神。过三日不克,谅祚督帐下决战,挺伏强弩壕外,飞矢贯其铠,遂引却。移寇柔远,玉夜斫营,夏人惊扰溃去。”[22]蔡挺在大顺城旁水中置铁蒺藜,夏军战马踩中者皆跌倒。大顺城中的弓弩手居高临下猛射,夏军无法靠近。夜间,张玉又领兵三千偷袭,夏军惊溃而去[23]
    在这次争夺战中,西夏军队遭到重创,夏主李谅祚一只眼睛被林广射瞎[24]。沈括记载:“谅祚乘骆马,张黄屋,自出督战。陴者缊弩射之中,乃解围去。创甚,驰入一佛祠。有牧牛儿不得出,惧伏佛座下,见其脱靴,血涴于踝,使人裹创舁载而去。”[25]击退夏军后,蔡挺又施反间计。环州熟羌思顺举族投降李谅祚,得到信任,在这次进军中让熟悉道路的思顺做向导。蔡挺派人四处传言思顺很快就反正,并令人修缮思顺的旧舍,迎候思顺的归来。李谅祚“果疑思顺”,认为思顺已有贰心,于是将其毒死。[26]
    西夏军队进攻大顺城,宋英宗询问兩府如何应对?宰相韩琦請留止岁赐,遣使持诏责问。宋英宗一面派遣中使赐蔡挺手诏,以示慰劳,一面派遣使者谴责李谅祚破坏宋夏盟约,中断岁赐,关闭和市。李谅祚受伤,退屯金汤,不甘失败,声言要增加步骑,再度进攻大顺城。冬季得到岁赐后,西夏军队再次围攻大顺城。北宋又立即停止岁赐的银帛,“而谅祚果大沮,盘桓塞下,取粮而返,卒不敢入寇。又顾岁俭,贪得赐物,乃报言边吏擅兴兵,行且诛之。”[27]北宋朝廷诏罢岁赐,严禁边民无得私相贸易。[28]治平四年(1067年)闰三月甲申(7日),西夏使者被迫向宋献方物以示歉意[29]。北宋赐西夏绢500匹、银500两,“乃献方物谢罪,赐绢五百匹、银五百两”[30]
    由于大顺城在宋夏对抗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此后,西夏军队还多次进攻过大顺城。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十一月甲辰,西夏军队进攻大顺城,被都监燕达等击退[31]。熙宁三年(1070年)七月,西夏倾全国之师,在太后梁氏、国相梁乙埋的率领下进攻庆州,“攻大顺城、柔远寨、荔原堡、淮安镇、东谷西谷二寨、业乐镇。兵多者号二十万,少者不下一二万” [32]。高敏在大顺水寨与夏军对抗,“敏出通路,自寅及午,且战且前,多所斩获。次榆林,援兵不至,中流矢死。”[33]梁太后进攻大顺城,“庆帅遣别将林广拒守,虏围不解。广使城兵皆以弱弓弩射之。虏度其势之所及,稍稍近城,乃易强弓劲弩丛射。”[34]姚兕在荔原堡打败夏军后,率领军队驰援,“转斗三日,凡斩级数千”[35],西夏军队遭到失败,“虏多死,遂相拥而溃” [36]。熙宁十年(1077年)四月辛巳(2日),环庆路经略司的请求,“诏移庆州荔原堡都巡检于大顺城”[37],大顺城的军事地位更加重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论范仲淹修筑大顺城的历史背景
下一篇:论好水川之败与范仲淹御夏战略的全面实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