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延州御夏
日期:2014-01-04 16:54:00   作者:范矛彧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毛泽东同志称范仲淹——中国历史上罕有的集诸葛孔孟而兼办事(建功立业)传教(思想品行影响后世)之人。
    中华历史上的范仲淹先生确实了不起,不仅立功立德立言于当时,其功其德其言之影响又远远波及于后世。范仲淹一生不仅会办文事政事,还很懂得善于经营武事。北宋仁宗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十月,西夏(今宁夏)元昊称帝,反宋自立,国号大夏,由此揭开战争序幕,发动了多年侵宋战争。范仲淹在保卫延州(延安)保卫西北这场民族自卫战争中所展现出来的出色理智有效的战略措施,在中华民族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神圣而又理性的一页,范仲淹和延州人民从此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正月,元昊大举进犯延州,三川口之役宋军惨败,折兵万余,延州震惊,关中震惊,朝野震惊。三月,范仲淹这个三贬之人由韩琦将军以合族身家性命荐举力保,被朝 廷重新起用,“受命于败军之际,赴任于危难之时”,范仲淹由山清水秀的越州(浙江绍兴)奔赴抗战前线延州(延安)任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兼知延州,和韩琦将军并为前线抗敌副统帅。当时的统帅,陕西经略安抚使夏竦“性贪婪,尚权术,又怯于对西夏用兵”,战争时期仍不忘帐下带着一大帮歌妓,又差点闹成几度兵变,后夏竦不得已而自请解兵权。三川口战役后,韩琦不听范仲淹意见,好水川战役宋军又一次惨败,韩琦部队一万八千,投入兵力万余,全军覆没。元昊两次大战役取得胜利,得意非凡,气焰嚣张,命部将张元在界上寺壁上题诗一首“夏竦何曾耸,韩琦未是奇,满川龙虎辇,犹自说兵机”。夏竦在陕西边境张贴榜文,“得赵元昊首者,赏钱五百万贯”。元昊叫人依样贴出榜文,“得夏竦首者,与钱三千文”。在元昊眼里夏竦轻渺的不值铜钱。
    范仲淹接任残败的延州后即深入前线各地调查,了解边境敌情民情,采取了修城筑堡,坚壁清野,实关内,严边城,不与夏军争锋大战之策,并着手整改军队不合理编制和用兵制度,选将练兵。并招抚争取边境羌酋(当地各少数名族,他们大多受元昊欺侮也受汉军欺侮,因此首施两端,持观望态度)数万户归业,发给土地种子,贷以牛具耕作器械,开市贸易,大大稳定了军心民心,初步取得了成效。范仲淹知延州,可谓收拾人心一片,这未成出战前的第一仗已经打赢了。
    范仲淹有一首著名词作《渔家傲》即写于是年,可见当时延州的情景和他的心情。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毛泽东同志非常喜欢范仲淹的词作,称其词“即苍凉又优美,使人不厌读。”
    范仲淹在延州初步安定后的第一件大事即在延州城的东南面办起了一所“嘉岭书院”(嘉岭山即宝塔山)。重视学校教育这是范仲淹一生从政后都在狠抓的头等大事,范公每到一处即兴教办学,战争年代亦不例外。范公一生致力于创办学校教育,培养“经邦济世”之才,而“嘉岭书院”当时还担负起培养武学人才的任务,类似今天的军政学校。范公亲自在“嘉岭书院”执经讲贯,讲授军政知识。(嘉岭山石壁留有当年范公手书摹涯石刻——“嘉-嶺-山”,巍巍榜书,凜凜生威,至今雄然入目)范公亲授部下其中典型优秀的代表人物,即有当时的抗战名将狄青、钟世衡、杨文广(戏剧中杨家将延昭之子),郭逵等等。
    历史流逝了九百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办起了一所“抗日军政大学”,两所学校,一古一今,又在同一个地方,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国家培养人才,为抗战培养人才。
    范仲淹深深懂得爱民爱兵爱人之道。范公常说“大军一动,万命所悬,安得不虑?”,“军民亿万,生死一战,得为小事耶?”。“今边兵请给,粗供樵饮醋盐之费,食必粗粝,经愈岁年,不沾肉味”,故“士未饮而不敢言渴,士未食而不敢言饥”。范公每次都把朝廷奖赏给他的大量金银财物全部分赠部属官兵和当地少数民族同胞,自己则分文不取。范公统军严明“王者之师,有征无战,不杀非辜”,“王者无外,有生之民皆为赤子”,故“生降者赏,杀降者斩,获精强者赏,害老幼妇女者斩”,“重人命也,其美利甚众”。
    范公对于公和私有一句至理名言,“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范公为尊重生命之重要,宁可多次抗旨不遵,范公在延州还敢冒“臣人无外交”杀头之公罪致书元昊。范公在《答元昊书》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恩威并重,申明大义,说戒元昊停止战争和好如初:“骚事纷起,耕者废耒,织者废杼,边界萧然,岂独汉民之劳弊耶?使战守之人,日夜豺虎,竞为吞噬,死伤相枕,哭泣相闻。仁人为之流涕,智者为之扼腕”,“锋刃之交,相伤必众”,“蕃兵战死,非有罪也,……汉兵战死,非有罪也”,“王者无外……何蕃汉之限哉?何胜负之言哉?”希望双方本着“救生命之患,合天地之仁”而能成为“有耕无战”,“往来如家”的一家人。
    庆历元年(1041年)四月范公因这桩“通书”之公罪死罪,在众人力救下才免遭杀头,改降官耀州(陕西耀县)。其后又因朝廷大员为范鸣不平,战时正需用人,又改知庆州(甘肃庆阳)抗敌前线。
    范仲淹知延州经略西北战事抵抗侵略很有一套办法。一是广筑堡寨,再是屯兵营田。边境战线绵长,沿边驻守士兵几十万都要吃粮和边备物资。范公在陕西大力推广部将种世衡在延安东北的清涧城“营田二千顷,岁取其利,募商贾,使通其货……凡城中刍粮钱币暨军须城守之具,不烦外计,一请自给”,士兵营田自食,不需朝廷军需开支,利于长期坚守。这又和九百年后三五九旅王震将军的南泥湾垦荒是多么的相合,仅一古一今时空之差,无地理场景情势之别。范仲淹西北战时募兵的办法也很有一套,宋军兵制为终生制怕士兵逃跑,以黥面为标志。范仲淹首开一代恩典善政,改以刺手,“非校战,请农于家”。并淘汰“手脚沉重”之老弱兵还农,又多招募当地乡兵,即熟悉山川地理又使得乡民更加懂得守土保疆即保家。而且亦兵亦农的方式又深为当地百姓所拥护和乐意接受。还可免去东兵西征,长期离家,势必恋家,无心守边应战之弊。这一举多得的兵农合一制也可算作宋代范仲淹创建的一种“民兵制度”吧。
    范仲淹深深懂得民族策略的重要,因此深得延州百姓,边境各少数民族同胞的共同拥戴,军民严守延城,少数民族同胞甘愿协同宋军作战。自范公守延后元昊部队从此不敢再犯延州,夏兵交相劝戒,“无以延州为意,今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数万甲兵,不比大范老子(前任范雍)可欺也。”边境少数民族同胞更是交相欢呼,“边上自有龙图公(时称范公为范龙图)为长城,吾属无忧矣”。宋人王辟之说“范文正公以龙图阁直学士帅邠、延、泾、庆四郡,威德著闻,夷夏耸服,属户蕃部率皆称曰‘龙图老子’,至于元昊,亦以是呼之”。时至皇佑四年(1052年)范公病逝于江苏徐州,“死之日,四方闻之,皆为叹息”,消息传到西疆“羌酋数百,举哀佛寺,哭之如父,斋三日而去”,两地相隔数千里,况此时距范公离任西北边境十来个年头了。欧阳修在祭范公文中说“其为政所至,民多立祠画像。其行已临事,自山林处士,里闾田野之人,外至夷狄,莫不知其名字,而乐道其事者甚众”。可窥范公执政行事对民族政策的至真至切,少数民族同胞对范公的感情至深至厚。
    范仲淹在保卫延州保卫西北的战斗中还总结出一套具体的战略战术方法,“锐则必之,困则扰之,夜则警之,去则蹑之”,这使我又想起了九百年后毛泽东军事路线制定的游击战“十六字决”,“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一古一今的“十六字”,前后又是九百年,可具体到战术方式又是何等的相似和一致。陈毅元帅是位擅于游击战的高手,陈毅对范仲淹的军事策略是深有领悟和佩服的,他在祝贺刘伯承元帅的寿联中用了两个典故,“论兵新孙吴,守土古范韩”,这“范韩”即指抗夏统帅范仲淹和韩琦。
    庆历二年(1042年)范仲淹时知庆州前线曾为延州统帅庞籍写下了一首《依韵和延安庞龙图柳湖》诗,诗中有句写道“种柳穿湖后,延安盛可游,远怀忘泽国,真赏即瀛洲”,“双双翔乳燕,两两睡驯鸥,折翠赠归客,灈清招隐流。”让人读来真有塞北赛江南的味道。此时的延安已非《渔家傲》中的延安了,经过军民的共同努力,坚守家园,延安变得美丽有生气了,一派蓬勃祥和的景象。这又使我想起郭兰英歌唱的《南泥湾》来,九百年后战时延安的“南泥湾”和九百年前战时延安的“柳湖”又是何等相似。热爱劳动挚爱和平的人民无论古今所得到的收益和心情都是一样的。
宋夏战争由于范仲淹的深谋远虑,作了持久战的战略准备,西夏终因国力亏弱,士兵厌战,国内民怨四起,尤其后来朝廷确立“范韩”统领全线,可以“便宜行事”后,元昊再也无法进一步深入,不再继续他“朕亲临渭水,直据长安”的梦想。庆历四年(1044年)五月元昊休兵请和,而和谈的通道则始终是范仲淹网开一面的延州城,大宋与小夏终于以延州为起点,几度往返谈判,两个民族重新构建再度盟好之约。销偃兵器,铸剑为犁,宋夏战争终于在范公“持久战”的战略方针下,前后持续了五年之后以告胜利结束。
    回顾当年范仲淹在延安作抗战论事名篇《论西事札子》,范公对宋夏战争作理性分析后明确指出“为今之计,严守边城,使持久可守,实关内,使无虚可乘”,“三二年间,彼自困弱,待其众心离叛,则行天讨”。而对大多人追求“速胜”,主张“五路进讨”为“无功有患”,到最后恐怕连“国家之安危亦未可知也”。因此主张“不求速效”,“而缓图之”。范公在另一篇军事论著中则又强调当时任务在于“安我生民,勤我稼穑,选将练士,使国富民强”。以后的事实发展诚如范公所言。
    历史也总有那么多巧合,九百年后,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完成了他的抗战名篇《论持久战》。毛泽东在中日战争中理性地批判了当时的“速胜论”,“亡国论”两种极端论调,分析了情势,提出了“不能速胜”,“必须进行持久战”和“兵民是胜利之本”,“中国必胜”等理论基础。后来事实发展也正是如此。
    纵观以上“两论”,从诸多关键词:毛泽东,范仲淹,抗战,延安,持久战,兵民胜利……两位智者的思维和所作所为又是何等的相似和契合。
    历史有许多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九百年后毛泽东从延安这座历史古城飞赴重庆谈判,以图实行再次国共合作,可终因原本就没有诚意的蒋介石假谈真剿,不以民族大义为重,痴迷个人独裁而导致和谈失败,重操干戈。然好剿失民心者必败,延安没有剿平,反而益发壮大了。
    延州人民为纪念范仲淹的功德,在“嘉岭书院”及延州城分别建了两处“范公祠”,历代以来范公祠屡毁屡修。1985年延安市人民政府另选新址,在延安东北的清凉山上重修了一座规模最为宏大的仿古建筑“范公祠”,祠中居中为范公披甲握剑塑像,两侧分别为部将狄青和种世衡。祠中还雕刻了范公的《渔家傲》,《清凉漫兴》等诗词。延安市政府在重修范公祠碑铭的最后铭文为“云山苍苍,延水泱泱。范公之风,山高水长”。
 
(作者简介:范矛彧,男,浙江省桐乡市人,范仲淹文化网站站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从宋夏战争谈范仲淹知庆州的影响和意义
下一篇:范仲淹环庆戍边在缓和民族矛盾上的功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