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西北御边是范仲淹的人生辉煌
日期:2014-01-16 15:57:44   作者:曲延庆   来源:范仲淹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评论:0 点击:

本文是一篇范仲淹的评论文章,认为:范仲淹辗转了七个州府,出没于厉风险波,康定元年(1040)范仲淹破天荒地再度被起用,连升三级。
    范仲淹在中国历史上之所以被称为军事家,是由于他在宋朝边境备受侵扰、国家危在旦夕之际,挺身而出,膺任边帅,抵御外侮,历时达四年之久。正是这四年,让范仲淹从一位朝堂忧民、江湖忧君的忠直文官,成长为一位叱咤烽烟、运筹帷幄的边关将帅。可以说,西北御边是范仲淹遇到的一次最严峻的生死考验,也是对范仲淹的一次前所未有的人生洗礼。西北御边既磨练了范仲淹,同时也成就了范仲淹。西北御边是范仲淹人生道路上走过的最为坚实的一段路程,也是范仲淹人生履迹中最为辉煌的一章。
    一.西北御边是范仲淹始料不及的临危受命
    去西北御边是范仲淹始料未及的事情。早在这之前十几年间,范仲淹从42岁被荐为秘阁校理,上书言皇帝不当率百官为皇太后上寿,一直到52岁徙知越州,范仲淹一直是命运多舛,官运坎坷。十多年间,三起三落,三出专城。辗转了七个州府,出没于厉风险波。在当时朝中一些人眼里,范仲淹是一个不识时务,死撞南墙也不回头的主儿。得罪了顶头上司,更触动了最高权力,何况年龄已过天命,说什么也看不出再有起升的希望;站在范仲淹对立面、污蔑范仲淹搞朋党的人,更怕范仲淹再起,对自己不利,一直在皇帝和执政面前说范仲淹的坏话;对范仲淹本人来讲,十几年的升沉起伏,颠波流离,已使他心灰意冷,更何况这时他的结发夫人刚去世三年,孩子又小,家庭的负担拖累,也使他身感疲累,无意仕进。这从他交游唱和的诗词中可以窥见一斑。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突然的事变,改变了范仲淹的命运,从此也改写了范仲淹的人生。
    宝元元年(1038),宋朝西北的西夏国背弃前盟,自称皇帝,开始与宋朝分庭抗礼。康定元年(1040),西夏自恃羽翼已丰,武力强大,派兵围攻延州。宋军因久不习战,在三川口为西夏军所败,损兵折将,震惊朝廷。当时仁宗皇帝确实是束手无策,身边无良将可选。最早推荐范仲淹的是时任陕西安抚副使的韩琦。或许是朝廷正急着用人,也或许是韩琦等一帮忠直官员的极力举荐,更或许是仁宗对范仲淹早有负疚起用之意。总之,这年三月,范仲淹被恢复天章阁待制,知永兴军。这是范仲淹在遭受“朋党之灾”打击之后,破天荒地再度被起用。对于这次职务变动,范仲淹是始料不及的。然而,范仲淹没有任何犹豫,没有考虑艰难险阻,也没有考虑身家性命,挺身而出,立即交割,临危受命。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范仲淹“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的博大胸怀和浩然正气。
    以文臣之身分而膺任边帅,是宋朝接受前朝教训、为防止武臣职权太重,而采取的“守内虚外”、“右文抑武”的基本国策。对范仲淹来说也不是文臣任边帅的第一人。但是在我们今天看来,让从未见过战阵、一点治军经验也没有的人去担当边帅,确实有点开天大的玩笑。然而范仲淹义无反顾地去了,而且是两个多月来破格连升三级,由天章阁待制,继而陕西都转运使,再而龙图阁直学士、陕西经略安抚副使。这种超乎寻常的提升和重用,不能不让人在惊讶之余,怀疑其背后的目的和用心。对于这些,我们今天已无从去考证范仲淹当时的心情,我想他不会不去考虑临战之前的提拔意味着什么?从范仲淹当时所处的人际环境,我不愿意无端怀疑他的政敌们的险恶用心,同时我更不相信一些美化他的政敌吕夷简的资料——昨天还要把范仲淹置之死地而后快,今天突然对范仲淹大加赞赏,劝谏皇帝提拔重用。在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政客手法面前,范仲淹的前途又将如何呢?连升三级对于他来说,是福,还是祸?对此,范仲淹是不会不知道的。明代文人汪廷讷在他的《三祝记。造陷》中曾记载:说范仲淹的政敌想除掉他这颗眼中钉,属下便向吕夷简献计道,“方今赵元昊谋反,势甚猖獗。朝廷正欲选将带兵平乱,不如朝廷欲選將興師,恩相明日表奏1>仲淹2>為環慶路經略招討使3> ,以平元昊4> ,這所謂借刀殺人,又顯得恩相以德報怨。 朝廷欲选将兴师,恩相明日表奏1>仲淹2>为环庆路经略招讨使3> ,以平元昊4> ,这所谓借刀杀人,又显得恩相以德报怨。此計何如?此计何如?恩相明日奏荐范仲淹为环庆路经略招讨使,以平元昊。他没有带兵经验,这次就让他有去无回。这样既可借刀杀人,又显得恩相以德报怨,不计前嫌。” 我想这虽然是野史,但这个“借刀杀人”的奏荐之计,是否可以为范仲淹异乎寻常的被再度起用,做个很好的注解。朝廷欲選將興師,恩相明日表奏1>仲淹2>為環慶路經略招討使3> ,以平元昊4> ,這所謂借刀殺人,又顯得恩相以德報怨。 朝廷欲选将兴师,恩相明日表奏1>仲淹2>为环庆路经略招讨使3> ,以平元昊4> ,这所谓借刀杀人,又显得恩相以德报怨。此計何如?此计何如?
    二.西北御边是范仲淹置绝地而后生,奋起展示人生的最后一搏
    时势造就英雄,英雄也能创造时势。在西北御夏这个试金石面前,各色各样的人等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范仲淹正是在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经受住了考验,从而展示了他的非凡才能和辉煌人生。我认为,抵御西夏这个机会对范仲淹来说真是难得,又恰到好处。如果没有西夏侵宋这个事情,范仲淹以后的道路还不知会是怎样的呢?或者即使西夏侵宋,韩琦或其他人没有举荐范仲淹,范仲淹能有这样的一个再起的机会吗?当然我们今天不能妄自假设。但是我认为对于范仲淹,这个难得的机会,他也恰到好处的把握住了。从以下三点可以看出:
    其一,范仲淹始终有忧患天下之心,时刻报效国家,他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他曾在十几年前的《上执政书》中就写道:“不敢以一心之戚而忘天下之忧”。他也曾在以后的《岳阳楼记》中写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可以说,对于范仲淹这样一个时刻关注国计民生的忠臣来说,国家的安危兴衰会时刻萦绕心头。西夏的犯边,宋朝的兵败,朝廷的动向,范仲淹虽远在杭州,但他一定知道得清清楚楚。同时,他虽然不在边关,也一定会把宋夏两国的军事实力和态势作个透彻的分析研究。我想从范仲淹不甘寂寞,不甘沉沦的性格,他那时一定是心内如焚,拔剑长啸,壮怀激烈,恨不得亲自驰骋疆场,杀敌报国。因此,当着仁宗恩准了韩琦的推荐,再次起用范仲淹,让他担任御敌边帅时,范仲淹应该是早已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所以他才会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凛然受命。
    其二,范仲淹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人,他牢记“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古训,一旦有机会,他就会努力去拼搏,实现自己的抱负。做一个平庸无为的州县太平官,不是他的愿望。还在他十五岁时,就向神发誓要做宰相,以图拥权来革除弊政,惩处贪官污吏,拯人民于水火。当他进入仕途以后,他也无时不在为此目的而努力。可是十几年的拼搏,让他饱尝了官场游戏的苦头,经历了仕途的大起大落。他即使空怀满腔抱负,也还是跌到了心灰意冷、无意仕进的地步,前途的渺茫不能不使他暂且安心于州县。让他挂帅御边,无疑是在他报国无门、雄志未遂、怅然满腹的情况下,让他看到了契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他知道,从自己在朝野所处的环境,东山再起的机会真是不多。他早就有为国奋不顾身的夙志,所以一接到御边重任,他就牢牢抓住了这个机会。范仲淹把它看做是实现平生抱负理想的绝好契机,是他处绝地而奋起的最后一跃,是他向社会展示自己才能和宿愿的最后一搏。
    其三,范仲淹是一个公而忘家,舍家卫国的大义之人。在范仲淹接到御边命令之前,从范仲淹的境遇和家庭状况来说,可以说是内外交困,力不从心。三年前,他的结发妻子李氏去世,正当他失意落魄、颠簸江湖之时,却失去了终生相扶的依靠和赖以慰藉的温暖的家。这个无情的打击对范仲淹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他在家中面对的是三个尚未成人的孩子,最大的范纯佑才17虚岁,范纯仁13岁,最小的范纯礼刚刚9岁。他在外面面对的是繁杂的政务、贫苦的百姓和嗷嗷待哺的灾民。我们难以想象他的双手是如何掂量这两边的分量。从范仲淹的历史资料记载上,我们没有看到范仲淹为家庭操劳的文字,看到的都是改革弊政,兴建学校,救济灾民,扶危济困。同时,这三年多来,他辗转饶州、润州、越州,马不停蹄,坐不暇席。他没有一丝怨言,坦然接旨,躬身履职。按照一般人的设想,范仲淹此时的家境是不容他离开的。前途危险难料,命运莫测。以此申明困难,人们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在他接手延州之前,前任知州张存就是畏难边事,借口老母在堂,无人照料,申请内调的。可是,范仲淹就是范仲淹,他在此问题上没有提一丝一毫的要求和照顾,毅然自己安排好家眷,立即赴任边关。而且还把自己不满18岁从军年龄的范纯佑也带去参了军。这种舍家卫国、报国心切的精神,真实突出地体现出了范仲淹的忠义肝胆和义薄云天。即令历代后世也是仰目相看,尊崇备至。范仲淹受命于危难之际,驰骋于战火疆场。他的这种以天下为己任,危难忧患见忠贞的精神,最终成就了他一生中最引以为自豪的历史功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略论庆州兵变的发生及影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