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范仲淹环州御西夏策略的践行者—种世衡
日期:2017-02-16 15:58:37   作者: 康秀林   来源:   评论:0 点击:

北宋政治家、军事家范仲淹抵御西夏的策略集中体现在其《上攻守二策状》、《再议攻守疏》、《论明珠灭臧二族不可攻奏》、《论夏贼未宜进讨》、《奏陕西河北和守攻备四策》、《奏元昊求和所争疆界乞更不问》等著名篇章。他在这些篇章中向宋廷上奏的抵御西夏策略在环州的践行者,即时任环州知州的种世衡。
种世衡,字仲平,河南洛阳人,出身于书香门第,青少年时,勤奋好学,重义轻财,将全部家产让与兄弟,唯留图书于己,终日攻读不辍,遂学有所成。宋仁宗初年,受朝廷荫封步入仕途。历任泾阳知县,同州通判,环州知州,兼环庆路兵马钤辖等职。
世衡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他在任同州通判时,皇亲州将王蒙正为非作歹,世衡决计绳之以法。王获悉,先以权势要挟,世衡不屈;又以金钱利诱,世衡不受。王大怒,唆使亲信王知谦诬陷世衡,遂被削职,流放窦州。后徙汝州,被其弟世财保释。释后任孟州司马。继而,龙图阁学士李綋等为其申辩,冤案方得昭雪。
种世衡与范仲淹可谓莫逆之交,感情甚笃。他在世衡死后为其写的《东染院种君墓志铭》,洋洋洒洒3700余言,是《范仲淹全集》中《墓志铭》文字最长的一篇,亦是我至今见过的《墓志铭》文字最长的一篇,他称赞种君为“国之劳臣也”, 又说他“ 知君最深” 。世衡重新起用,一方面与其天才的军事政治才能有关;另一方面与范仲淹这位伯乐的力荐是分不开的。
庆历二年(1042年)春,范仲淹巡按环、延二州,世衡已因修筑清涧城而闻名,深得属羌信赖。范公两次向朝廷推荐世衡知环州,兼任环庆路兵马钤辖,获准。他上任伊始,按照范公抵御西夏:修筑城堡,屯兵营田,团结属羌,持久作战的总体略策,父传子,子传孙,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去,从而将北宋时地处边关的环州,治理的成为一个民族团结,粮草丰足,民富兵强的边防要塞。
种世衡在环州的主要政绩可归纳为以下几点:
一、团结属羌,共同对敌
北宋时环州,是一个多民族散杂居地区,古代将这里的少数民族统称为羌人。羌人种族繁多,互不归统,经常械斗、火并。特别是西夏李元昊大举进犯时,不少羌人受其利诱,充当内奸,有的部落酋长暗地与元昊勾结,里应外合,对付宋军。世衡到任后,即与属羌中历任州官认为性情孤傲、难以驾驭的党项族牛家部落首领奴讹相约:翌日亲赴帐中慰问其族人。是夜大雪,积约三尺。次日,左右劝世衡说:“此羌凶诈,尝与高使君继嵩挑战。又所处险恶,冰雪非可前。”种君曰:“吾方与诸羌树信,其可失诸。”遂与士众缘险而进。奴讹初见这位新任州官,本来就将信将疑,加之昨夜大雪封山,以为雪深路险,世衡必不可来,便安卧帐中休息。待世衡至帐前,方仓促出迎,感佩地说:“我世居此山,汉官无敢至者,公了不疑我耶?”乃与族众拜伏于帐前,声称:“今而后唯父所使”。自是,属羌都很敬佩信服世衡。
环州属羌中慕恩部落势力最强。世衡上任不久,即邀请其到衙夜饮,又以歌姬赠之,与其和好。此后,得慕恩鼎力相助。凡部落中有闹事或背叛朝廷者,世衡即命慕恩诛伐,无一不克。时有兀二族,世衡屡招未至,遂命慕恩率兵讨伐,诛其众一半,归降者一半,收纳原属兀二族部落者百余帐。由是,属羌皆敬畏,不敢有二心。
环州中最强大的两支属羌皆归服于种君麾下,团结一致,共同对敌。西夏元昊“闻属羌不可诱,环州又无日不备”。 从而再不敢轻举妄动,环州边界安然无恙。
二、修筑城堡,屯兵营田
修筑城堡兵屯营田,以守为攻,是范仲淹抵御西夏的重要策略之一。范仲淹知庆州期间,沿环庆路修筑了许多城、堡、寨。在今环县境内,沿萧关故道,“211” 国道线修筑的规模较大的有甜水城、山城、乌仑城、环州城等。种世衡知环州继承范仲淹的军事策略,筑城不辍,其中规模最大、最具战略地位,号称“金城汤池” 者,当数细腰城(今环县车道乡窦城子)。
细腰城雄踞于环、原、固三州交界,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范仲淹曾在《论明珠灭臧二族不可攻奏》和《东染院使种君墓志铭》中讲得很清楚,这里居住着宋时比较强大的3个少数民族:明珠、灭臧、康奴。其居住地域如范公所说:“道险,不可攻,前日高继嵩尝丧师,平时犹怀反侧,今讨之,必与贼为表里,南入原州,西扰镇戎,东侵环州,边患未艾也。宜因昊贼别路大入之际,即并兵北取细腰、芦泉为堡鄣,以断贼路,则二族自安,而环州、镇戎径道通彻,则可亡忧矣”。墓志铭中亦说这3大少数民族“居属羌之大,素号强梗,在原为孽,侵及于环。抚之,很不我信; 伐之,险不可入” 。因此,只有在这一带修筑一座宏大而坚固的城堡,屯兵营田,长期固守,既可使3大少数民族及西北羌人有个固定的根据地安居下来,从事农牧业生产,与汉族和睦相处;又可为我所用,团结起来,共同抵御西夏入侵。这即是修筑细腰城的重大战略意义所在。
范仲淹在与种世衡的交往中,深知修筑这样宏大而重要的城池,非种君莫属。于是,遂向朝廷上疏擢任“世衡知环州”。诏从其请(详见《年谱》)。世衡不负范公所望,知环州后如前所说,很快将环州治理得经济繁荣,边防巩固。唯独居住在“环西南占原州之疆”的明珠,灭臧、康奴三族仍然为环、原、固三州边患。为了安慰这3大少数民族,范公令环、原二州知州种世衡与蒋偕共干其事。此时,世衡患利病日久,接范公令即亲率环州兵民,抱病与蒋偕会于久废的细腰城,督促两州兵民昼夜筑城。月余城成,世衡却因利病加之过于辛劳而去世。他死后,羌酋朝夕祭奠数日。清涧、环州人民皆画像敬奉祭祀。
三、教民习武,奖励骑射
利用“土兵”戍边,是范仲淹对西夏用兵,采取打持久战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宋与西夏交战,是一场年旷日久的战争。要想打赢这场战争,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军事上,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范公在《议攻》篇中,精辟地分析了西兵(西夏兵)和东兵(朝廷兵)所处的地理优劣势时说:西兵地处“绝漠之外,长河之北,倚远而险,未易可取”的地理优势。相比之下,东兵则是“远戍之兵,久而不代,负星霜之苦,怀乡国之望,又日给廪食,月给库缗,春秋之衣、银、鞋,馈输满道,千里不绝,国用民力,日以屈乏,军情愁怨,须务姑息,此中原积兵之忧,异于夷狄也。”继而又在其《再议攻守疏》中对戍边用土兵(民兵)还是用东兵的利弊阐述得更明确,他说:“守以土兵则安,守以东兵则危。”“以土兵则安者,以其习山川道路之利,怀父母妻子之恋,无久戍边之苦,无数易之弊”;“以东兵则危者,盖费厚则困于财,戍久则聚其怨。财困则难用,怨聚则难保,民力日穷,士心日离,他变之生,出于不测。”种世衡忠实地执行了范仲淹这一军事策略。他在知环州期间,既加强对地方部队和民兵的军事训练,又制定了一些特殊优厚的奖励骑射的政策。
在冷兵器时代,守城的主要武器是弓箭,进攻的最好部队是骑兵。西夏以骑兵制胜,地处宋夏交兵前沿的环州,若无一支强大而精锐的骑兵部队,守城戍边就是一句空话,就会被动挨打。故,世衡知环州,主重“教土人习弧矢以佐官军”。鼓励土人练骑马射箭,从中选优,补充官军,守城戍边。吏民中“有请某事或辞某事者”,他都使之射箭,以其中否,而与夺之。有过失者,亦用此得赎。世衡善待士兵,每遇士兵有疾,必派一子事药,直至痊愈。由此,“吏农工商,无不乐射焉”,无不为其所用。从而,“缘边诸城,独环不求增兵,不烦益粮,而武力自振。”由于环州兵民团结,又善骑射,“夏戎闻属羌不可诱,土人皆善射,烽火相望,无日不备,乃不复以环为意”(见《东染院使种君墓志铭》)。
种世衡有8子,依次为古、诊、詠、谘、谔、欣、记、谊。其中古、谔、诊、谊,皆有将才。世衡卒后,其长子种古继承父业,知环州,兼任环庆路兵马钤辖。宋神宗时,其孙师道、师中相继知环州。
种氏三代知环州传为佳话。环县民间至今还流传着:种氏三代知环州,庶民安居五谷丰。皇恩浩荡远万里,不如种氏佑民恩。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范仲淹治边思想的复杂性 ——以《范文公奏议》为中心的折射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