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1
  • 2
  • 3
  • 4

试论范仲淹对王符治边思想的继承与发展
日期:2014-12-21 21:43:06   作者:刘月兰   来源:   评论:0 点击:

摘 要:在东汉面临内忧外患的危局下,王符在认识战争性质、分析战局形势的基础上,指出要积极治边,并从慎选边将、严明赏罚、修整战备、迁民实边等几方面努力。北宋范仲淹在对西夏用兵期间,基本上继承了王符的治边策略,并根据北宋的实际情况,有所变通与发展,主要表现在择将练兵,赏罚严明,修城筑砦,积极防御,屯田实边,安抚诸羌,共退强敌等方面。 关键词:范仲淹;王符;治边;继承与发展
在中国古代史上,王符与范仲淹均有所建树,他们的治边思想对当时及后世亦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故在梳理二人治边策略的基础上,系统探讨范仲淹对王符治边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无疑具有一定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王符对治边思想的积极探索a
王符,字节信,安定临泾(今甘肃省原县)人,东汉时期著名思想家、政论家。他终生隐居不仕,著书立说,集为《潜夫论》。周中孚如此评价王符,其“虽以耿介忤时,发愤著书,然明达沿体,所敷陈多切中汉末弊政,非迂儒矫激务为高论比也。”西羌之患,是整个东汉社会最主要的边境威胁,羌汉战争几乎贯穿东汉一朝。王符身处的东汉中期,正是羌患最严重的时期。他归乡隐居之后,目睹了羌患给边地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灾难,同时也亲身经历了内迁的流离之苦。王符在《潜夫论》中有《劝将》、《救边》、《边议》、《实边》四篇文章专论当时东汉与羌族的战争。他在批判朝廷治边之策失败的同时,认真分析时局,提出了自己对羌作战与治边的理念。主要包括慎选边将、严明赏罚、修整战备、迁民实边等。
王符的治边思想,首先体现在他对战争的认识上。王符认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安疆宇”,“安疆宇”的目的则在于救民灾患,除民祸乱。“是故鬼方之伐,非好武也,猃狁于攘,非贪土也,以振民育德,安疆宇也。古者,天子守在四夷,自彼氐、晃,莫不来享,普天思服,行苹赖德。况近我民蒙祸若此,可无救乎?”王符进一步指出“自古有战”,且羌汉战争并非因东汉王朝“好武”、“贪土”而起,故面对边地少数民族的侵扰,必须坚决以战争的方式平息边患,救民于水火之中。
王符紧接着分析东汉在对羌作战时少有胜迹的原因,一是将帅懦弱无能。羌人在最初起兵时,人数不多且兵器不全备,若将运用得当,兵民一体当能迅速退敌。但是守边的将帅,“皆怯劣软弱,不敢讨击,但坐调文书,以欺朝廷”,“便身利己”;州郡的官吏则趁机生事,“搜索剽夺”,使得百姓苦不堪言,“甚于逢虏”。他们对边民造成的灾难甚至超过了羌人,故边患长期得不到平定,并非天灾,实乃长吏之过。二是朝臣昏庸、贪图安逸,影响君主决策。一场战争的胜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朝廷的决策正确与否。而此时的东汉社会腐败盛行,皇帝不思进取,权贵之臣贪图安乐,对西北战事表现出十分冷漠的态度。王符在文章中一针见血的指出:“今公卿内不伤士民灭没之痛,外不虑久兵之祸,各怀一切,所腹避前,苟云不当动兵,而不复知引帝王之纲维,原祸变之所终也。”且“今公卿苟以己不被伤,故竞割国家之地以与敌,杀主上之民以喂羌。为谋若此,未可谓知,为臣若此,未可谓忠,才智未足使议。”从中可以看出,正是这些朝臣的不作为,采取消极抵抗乃至“复怔松如前”,在朝廷中形成很大的导向,直接影响了君主的决策。
王符在分析战争失败原因的基础上,还对当前的敌我双方形势作出了自己的判断。他认为之前的失败已经酿成,为今之计是积极应对,以求后期之胜。但是朝臣却提出“捐弃凉州,却保三辅”,“不当救助,且待天时”,“费烦不可”等谬论,王符对此给予了一一的辩驳,坚决反对弃边内徙,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治边即救边、安边和实边。他认为有国必有边,缩边削地不能保国安宁,只有平息边患,使边疆安定,国家才能安宁;只有采取优惠的政策移民实边,开发边地,才是平边患、保中原的良策。
王符认为边与国二者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安危与共。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利害关系方面考虑,都应该救边、守边,抚恤边民,而不是弃之不顾。针对庞参等人认为羌乱不止是有边之过,企图通过放弃凉州,确保中原安宁的幻想,王符指出,这足以表明这些公卿大臣的不明事理和荒谬可笑,正所谓“前羌始反,公卿师尹咸欲捐弃凉州,却保三辅,朝廷不听。后羌遂侵,而论者多恨不从惑议。余窃笑之,所谓媾亦悔,不媾亦有悔者尔,未始识变之理。地无边,无边亡国。是故失凉州,则三辅为边;三辅内入,则弘农为边;弘农内入,则洛阳为边。推此以相况,虽尽东海犹有边也。今不厉武以诛虏,选材以全境,而云边不可守,欲先自割,示弱寇敌,不亦惑乎!”
王符明确提出了自己的治边策略,一是慎选边将。王符认为:“折冲安民,要在任贤,不在促境。”他非常重视将领的作用,主张在边将的选择上要做到任人唯贤。关于如何选将,则应分别以“智、仁、敬、信、勇、严”等为标准。这意味着选将时不仅要考察将领的德行,也要慎重考虑他的实际领兵作战能力及战术修养等。唯有此,方能使得将领人人信服,打得胜仗。
二是严明赏罚。王符认为,东汉军队的节节败退,将帅无能,不能严明赏罚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故他主张严明赏罚,顺应人趋利避害的本性,对有功者重赏,对有罪者必罚,这样才能大大提高军队的士气,使得“一旦军鼓雷震,旌旗并发,士皆奋激,竞于死敌”。
三是修整战备。王符认为,战场上的进攻很重要,但是防守亦是必须的,尤其是在敌进我退之时,更应做好防御工作。“明修守御之备”、“修己之备”就是当务之急。他主张“明君先尽人情,不独委夫良将,修己之备,无恃于人,故能攻必胜敌,而守必自全也。今言不欲动民以烦可也。即然,当修守御之备。必今之计,令虏不敢来,来无所得;令民不患寇,既无所失。”
四是迁民实边。王符的实边并不是仅仅指增加边地人口,而且还要求发展边地经济。他认为,只有边疆生产得到保证,努力发展边疆地区的经济,充实边疆,才能够真正抵御外敌的侵略。王符还提出了“迁民实边”的具体措施及政策。这样就可以做到“均苦乐,平摇役,充边境”,真正实现“治边安民”。
二、范仲淹对王符治边思想的继承
范仲淹,字希文,祖籍陕西邠州,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文学家、教育家,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卒谥文正,人称范文正公。庆历元年(1041年)4月,范仲淹改知耀州,5月迁知庆州(甘肃庆阳),迁左司郎中,为环庆路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庆历四年(1044年),元昊请和,范仲淹召拜枢密副使。从庆历元年5月至庆历四年正月,范仲淹知庆州共4年。
范仲淹是北宋一位对西北边防极度重视并留有文字与功绩的思想家、政治家,他不仅具有极高的学术水平——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进士,而且在漫长的政治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范仲淹认识到陕北乃边塞要地,是整个关中平原乃至中原地区的屏障。“从三代以还,皆有戎狄之患,以至侵陵中国,被于渭洛。”范仲淹在知延州、庆州期间,体察军情、民情,做到了知己知彼,对王符的治边思想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与继承,范仲淹对王符治边思想的继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择将。王符与范仲淹都非常重视将领的作用,并注重从孙子兵法中吸取经验。“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 “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孙子这一理论非常形象地揭示了将领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范仲淹到陕西前线后,很重视部队将领的选拔与培养。他向朝廷上疏:“臣等窃见用兵之外,诸军内若有指挥使、员仍得力,则不唯训练齐整,兼监阵之时,各能将领其下,士卒方肯用命。若人员不甚得力,则向下兵士各骄惰不受,纵多致退败,显是军气强弱系于将校。”范仲淹选择将领时,重才能轻学历。并大力推荐有才能的将领。如他在《奏边上得力材武将佐等第姓名事》中,一次就向朝廷推荐了十五名将领,并将其分为两等级,注明其才能品行,以便朝廷采择使用。对于昏庸无能的将帅,他极力主张拣选调职。他向朝廷建议,凡是军员中“年高手沉重,并疾患羸弱不堪披带,及愚憨全无精神不能部辖者”,一律调职。范仲淹推荐、培养的狄青、种世衡等名将屡建奇功,为抵御西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2.赏罚分明。王符与范仲淹都非常重视赏罚。范仲淹深知军无威不行的道理,因此,自上任后,将严肃军纪、赏罚分明作为治军的根本方略,并坚决贯彻执行。如“康定元年十一月一日,鄜延路巡检李惟希下兵士王义等四人作闹扇摇军人,公到延州,据司理院勘到,并断送葛怀敏军前腰斩。”当然对于有功的将士,范公也会按例嘉奖,以鼓舞士气。如“十六日,奏张继勋破贼于归娘谷,乞赐酬奖”。正是由于范仲淹赏罚分明,恩罚并树,将士日夜操练,军心大振,驻守的军队战斗力很快增强,以致西夏军互相告诫曰:“今小范老子腹中有数万甲兵,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
3.固防。堡砦是北宋防御西夏的主要设施,在同西夏政权的长期抗衡中,无论是防御阶段还是进攻阶段,都采用了沿边修筑堡砦的措施。范仲淹认为要巩固边防,首要之计即在地势险要之地广筑城堡。如庆历元年修筑的大顺城(今甘肃省华池县境内),战略地位十分险要。第二年,复筑细腰城、葫芦寨,成为捍卫环庆的重要屏障。据清人赵本植氏编撰的《庆阳府志》记载,范仲淹在今庆阳地区一地修建或复筑的城寨就有铁边山寨(安化)、葫芦泉寨(环县)、槐树镇(安化)、风川镇(合水)、甜水堡(环县)、乌仑城(环县)等二十九城。范仲淹在西线边境推行的广筑城,明显增强了防御能力,有效地抵御了西夏的东侵。
4.屯田。范仲淹认为要长久的巩固边防,且解决目前军事上、财政上的困局,急需屯田。在总结以往历代屯田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范仲淹建议在边境城寨都可以招募弓箭手和士兵把守,在城寨附近耕种官田,且耕且战“有事出征,无事务农,闲暇操练”。他还建议让那些种田的士兵劝服家人前来,共同耕作,家人同心,坚定守边之心和斗志。这样,既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又部分地解决了边境驻军的兵饷粮运问题。欧阳修在论述屯田的作用时指出:“宝元、庆历中,李元昊反,屯兵四十万,招刺宣毅、保捷二十五万人,皆不得其用,卒无成功,范仲淹、刘沪、种世衡等专务整辑番汉熟户弓箭手,所以封殖其家,抵砺其人者非一道,藩篱即成,贼来无所得,故,元昊臣服。”这说明范仲淹的屯田之策,一举数得,对阻止西夏进兵关中和巩固西线边防,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三、范仲淹对王符治边思想的发展
范仲淹在继承王符治边思想的基础上,依据用兵实践,注重从北宋国情、边防实情出发,吸收前人的经验教训,创造性地发展了王符的治边思想,提出了许多新的治边良方。
1.积极防御。范仲淹在对西夏用兵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治边思想,其核心是积极防御,这集中体现在《上攻守二策状》、《再议攻守疏》、《陕西河北和攻守备四策》等奏疏之中。在《奏陕西河北和守攻备四策·河北备策》中,范仲淹将自己的防御守备策略归纳为:密为经略,再议兵屯,专于选将,急于教战,训练义勇,修京师外城,密定讨伐之谋。除上述已经阐述之外,“密为经略者”,要求朝廷派遣近臣,“亲视边垒,精究利害。凡边计未备者,皆条上而更置之”;“修京师外城者”,目的“非徒御寇,诚以伐深入之谋也”;“密定讨伐之谋者”,要求朝廷“密为方略,以待其变。未变则我不先举,变则我有后图”。事实上,当时北宋积贫积弱,缺良将,少精兵,指挥策应、信息传达等能力薄弱,物资供应难度很大,有力地防御确实要比冒进的进攻切实可行。庆历元年(1041年)好水川(今宁夏隆德县北)之败,就是宋军冒然轻进的结果。难能可贵的是,范仲淹并不排斥进攻,相反他认为适时的局部进攻应该成为积极防御的一部分,进攻是为了更好地构筑防御体系。正是这种积极防御策略逐步推进并贯彻西防诸州,西夏在战场上与宋的对决越来越吃力,终于迫使其于庆历三年(1043年)议和,至此北宋西防得以安宁。
2.改制练兵。北宋初期,兵将不知,将帅无权,且有总管领万人,钤辖领五千,都监领三千的规定;作战时,官小者先出兵作战。范仲淹认为,这种做法非常的不可取,并作了一定的变动。他在延州大阅州兵,淘汰老弱病残,得1.8万名士兵;分为六将,每将3000人,派都监六人统率;每人负责一将士兵的教练和作战,视敌兵的多少,灵活出兵抵御。这样,不仅加强了军队的训练,做到职有专责,而且改变了过去兵将不相知的弊端。范仲淹非常注重军训军纪,违抗军令者,轻者罚,重者斩,不抓训练和不参加训练的将士都要受到应有的处罚。经过上述一番军制改革和训练整顿,他率领的军队,士气和作战能力都得到很大提高,军容严整,面貌为之一新!他首创的“将兵法”成为后来神宗时王安石所立“置将法”模式,为后世所沿用。
3.招抚诸羌。北宋时,西北沿边的羌、吐蕃等少数民族,据险而守,拥有自己的军队,他们的向背,给宋夏军事力量的对比带来很大的影响。最初,“元昊反,阴诱属羌为助,环庆酋长六百人约与贼为乡导。”另外,少数民族诸多生活、生产上的相似之处,也导致了他们更乐于接受与元昊的合作。驻守西北的军事将领,最初基本上都忽视了这些力量转向的可能性,对待他们如同对待西夏军队,甚至认为更好欺负,无形中逼迫了一些部落不得不投靠西夏。
范仲淹负责对夏军事后,注重考察军情民意,对沿边的羌人、蕃部实力有了一定的认识,对他们采取了以招纳安抚为主的政策,并在物质上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据记载,范仲淹担任环庆路统帅后,“即奏行边,以诏书稿赏诸羌,阅其人马,为立条约……诸羌皆受命,自是始为汉用矣”。范仲淹知人善任,重用种世衡、蒋偕等人,专门负责对“诸羌”的招抚工作;并专门奏请朝廷,赐封嘉赏。在范仲淹的“招抚”政策感召下,归服元昊的羌人,又纷纷回归北宋。他对“诸羌来者,推心接之不疑,故贼亦不敢辄犯其境,”招抚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对诸羌“招抚”的成功,对加强北宋的防御力量,团结羌人,迫使元昊停战“和议”等都起了积极作用,范仲淹的“招抚”政策,不但巩固和加强了西陲边防,同时也加强了各民族的交往和团结,特别是加强了羌汉人民之间的联系,使他们睦邻相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四、总结
王符自幼好学,据范晔《后汉书·王符传》中的记载,“符无外家,为乡人所贱。自和、安之后,世务游宦,当涂者更相荐引,而符独耿介不同于俗,以此遂不得升进。志意蒸憒,乃隐居著书三十余篇,以饥当时失得,不欲章里其名,故号曰《潜夫论》。”又云“后度辽将军皇甫規解官归安定……又白王符在门。規素闻符名,乃惊逑而起,衣不及带,展履出迎,援符手而还,与同坐,极欢。”上述文字至少表达出两种信息,一是王符的出身并不好,且耿介不同于俗,因此很难得升为官,遂隐居著书立说,共计三十六篇,取名为《潜夫论》。二是王符的声誉,由抗羌名将皇甫规的动作及“素闻符名”,表明了王符在当时社会中是有一定影响的,但也仅限于周边而已。从现有的史料记载来看,《潜夫论》在王符在世的东汉中后期没有广泛流传的迹象。由此可以推断出王符在《潜夫论》中所表达的一系列的治边思想对当时的边防并没有起到实际的作用,他的影响主要是在后代,唐宋与明清。
仔细研究《潜夫论》及当代学者对王符治边思想的探讨,我认为王符治边思想的精髓与独到之处当在其对战争性质与边、国关系的深刻剖析上,好学、性耿介与隐居、躲避羌祸等无疑对他的认知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远离官场,从未从军且地处偏僻的他,难免获得信息不够及时与通畅,故在分析东汉对羌作战少有胜迹的原因时,很难全面且深刻;在具体论述对战策略时,不免多了些书生气。
据《四库全书总目·文正集》提要云:“仲淹人品、事业,卓绝一时,本不借文章以传,而贯通经术、明达政体,凡所论著,一一皆有本之言,固非虚饰词藻者所能,亦非高谈心性者所及。苏轼称其天圣中所上《执政万言书》,天下传诵,考其平生所为,无出此者。盖行求无愧于圣贤,学求有济于天下。古之所谓大儒者,有体有用,不过如此。初不必说太极、衍先天,而后谓之不愧王佐也。观仲淹之人与仲淹之文,可以知空言、实效之分矣。”由此可见范仲淹与王符差异之大。
范仲淹在到西北主持军事以前,有着早年苦读,初仕为官,因屡次进谏三次贬出京城等重要经历,无疑都对他奉命抵抗西夏的军旅生活有着莫大的影响。能吃苦,博学,敢于直言并坚持,注重民生,注重实际,通晓官场规则等都有利于他在西北战场的发挥。故他的治边理念更实际,更实效。仔细对比他与王符的治边思想,可以看出,范仲淹更多地继承了择将、固防、赏罚、实边等方面,并且在改制军制,积极防御,安抚诸羌等方面有了进一步的发挥。但是理论方面的探讨则稍显薄弱,这大约与其政府官员的身份有着密切关系。
 

相关热词搜索:思想

上一篇:范仲淹文武人生浅议
下一篇:范仲淹的民族融合思想和及其实践

分享到: 收藏